罗氏通谱网 回到罗氏通谱网首页 | 会员登陆 | 会员退出 | 会员注册 | 会员列表  
 
罗氏溯源 罗氏动态 罗氏世系 历代名人 文献文物
当前位置:罗氏通谱网 > 阅读新闻

罗立言资料辑存

时间:2008-03-01 13:31:02 来源:罗氏通谱网 阅读1509次

 

○ 《旧唐书》
卷一七下 本纪第一七下 文宗下
    (大和)十一月戊午,以京兆尹李石为户部侍郎、判度支,以京兆少尹罗立言权知府事。……壬戌,中尉仇士良率兵诛宰相王涯、贾餗、舒元舆、李训,新除太原节度王璠,郭行馀、郑注、罗立言、李孝本,韩约等十余家,皆族诛。时李训、郑注谋诛内官,诈言金吾仗舍石榴树有甘露,请上观之。内官先至金吾仗,见幕下伏甲,遽扶帝辇入内,故训等败,流血涂地。京师大骇,旬日稍安。

卷一六九 列传第一一九 李训传
    训既秉权衡,即谋诛内竖。中官陈弘庆者,自元和末负弑逆之名,忠义之士无不扼腕。时为襄阳监军,乃召自汉南,至青泥驿,遣人封杖决杀。王守澄自长庆已来知枢密,典禁军,作威作福。训既作相,以守澄为六军十二卫观军容使,罢其禁旅之权,寻赐鸩杀之。训愈承恩顾,每别殿奏对,他宰相莫不顺成其言,黄门禁军迎拜戢敛。训本以纤达,门庭趋附之士,率皆狂怪险异之流。时亦能取正人伟望,以镇人心。天下之人,有冀训以致太平者,不独人主惑其言。
    训虽为郑注引用,及禄位俱大,势不两立;托以中外应赴之谋,出注为凤翔节度使。俟诛内竖,即兼图注。约以其年十一月诛中官,须假兵力,乃以大理卿郭行余为邠宁节度使,户部尚书王璠为太原节度使,京兆少尹罗立言权知大尹事,太府卿韩约为金吾街使,刑部郎中知杂李孝本权知中丞事,皆训之亲厚者。冀王璠、郭行余未赴镇间,广令召募豪侠及金吾台府之从者,俾集其事。
    是月二十一日,帝御紫宸。班定,韩约不报平安,奏曰:“金吾左仗院石榴树,夜来有甘露,臣已进状讫。”乃蹈舞再拜。宰相百官相次称贺。李训奏曰:“甘露降祥,俯在宫禁。陛下宜亲幸左仗观之。”班退,上乘软舁出紫宸门,由含元殿东阶升殿,宰相侍臣分立于副阶,文武两班,列于殿前。上令宰相两省官先往视之。既还,曰:“臣等恐非真甘露,不敢轻言。言出,四方必称贺也。”上曰:“韩约妄耶?”乃令左右军中尉、枢密内臣往视之。
    既去,训召王璠、郭行余曰:“来受敕旨!”璠恐悚不能前,行余独拜殿下。时两镇官健,皆执兵在丹凤门外,训已令召之,唯璠从兵入,邠宁兵竟不至。中尉、枢密至左仗,闻幕下有兵声,惊恐走出。阍者欲扃锁之,为中人所叱,执关而不能下。内官回奏,韩约气慑汗流,不能举首。中官谓之曰:“将军何及此耶?”又奏曰:“事急矣,请陛下入内。”即举软舆迎帝。训殿上呼曰:“金吾卫士上殿来,护乘舆者,人赏百千。”内官决殿后罘罳,举舆疾趋。训攀呼曰:“陛下不得入内。”金吾卫士数十人,随训而入。罗立言率府中从人自东来,李孝本率台中从人自西来,共四百余人,上殿纵击内官,死伤者数十人。训时愈急,逦迤入宣政门。帝瞋目叱训,内官郄志荣奋拳击其胸,训即僵仆于地。帝入东上阁门,门即阖,内官呼万岁者数四。须臾,内官率禁兵五百人,露刃出阁门,遇人即杀。宰相王涯、贾餗、舒元舆、方中书会食,闻难出走,诸司从吏死者六七百人。
    是日,训中拳而仆,知事不济,乃单骑走入终南山,投寺僧宗密。训与宗密素善,欲剃其发匿之。从者止之,乃趋凤翔,欲依郑注。出山,为盩厔镇将宗楚所得,械送京师。至昆明池,训恐入军别受搒掠,乃谓兵士曰:“所在有兵,得我者即富贵,不如持我首行,免被夺取。”乃斩训,持首而行。

卷一六九 列传第一一九
    王涯传:十一月二十一日,李训事败,……仇士良鞫涯反状,涯实不知其故。械缚既急,搒笞不胜其酷,乃令手书反状,自诬与训同谋。狱具,左军兵马三百人领涯与王璠、罗立言,右军兵马三百人领贾餗、舒元舆、李孝本,先赴郊庙,徇两市,乃腰斩于子城西南隅独柳树下。
    王璠传附罗立言传:罗立言者,父名欢。贞元末,登进士第。宝历初,检校主客员外郎,为盐铁河阴院官。二年,坐籴米不实,计赃一万九千贯,盐铁使惜其吏能,定罪止削所兼侍御史。太和中,为司农少卿,主太仓出纳物,以货厚赂郑注,李训亦重之。训将窃发,须兵集事,以京兆府多吏卒,用立言为京兆少尹,知府事。训败日,族诛。
    长安县令孟琯贬硖州长史,万年县令姚中立朗州长史。以两县捕贼官受立言指使故也。初立言集两县吏卒,万年捕贼官郑洪惧祸托疾,既而诈死,令家人丧服聚哭。姚中立阴知其故,恐以诈闻,不免其累,乃以状告洪之诈。仇士良拘洪入军,洪衔中立之告,谓士良曰:“追集所由,皆因县令处分,予何罪也。”故中立坐贬,洪免死。

卷一八四 列传第一三四 宦官传·王守澄传
    宰相李逢吉从子训,与注交通,训亦机诡万端,二人情义相得,俱为守澄所重。复引训入禁中,为上讲《周易》。既得幸,又探知帝旨,复以除宦官谋中帝意。帝以训才辩纵横,以为其事必捷,待以殊宠,自流人中用为学官,充侍进学士。时仇士良有翌上之功,为守澄所抑,位未通显。训奏用士良分守澄之权,乃以士良为左军中尉;守澄不悦,两相矛盾。训因其恶。
    太和九年,帝令内养李好古齑鸩赐守澄,秘而不发,守澄死,仍赠扬州大都督。其弟守涓为徐州监军,召还,至中牟,诛之。守澄豢养训、注,反罹其祸,人皆快其受佞,而恶训、注之阴狡。
    李训既杀守澄,复恶郑注,乃奏用注为凤翔节度使。训欲尽诛宦官,乃与金吾将军韩约、新除太原节度使王璠、新除邠宁节度使郭行余、权御史中丞李孝本、权京兆尹罗立言谋。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御宣政殿,百僚班定,韩约不奏平安,乃奏曰:“臣当仗廨内石榴树,夜来降甘露,请陛下幸仗舍观之。”帝乘辇趋金吾仗。中尉仇士良与诸官先往石榴树观之,伺知其诈;又闻幕下兵仗声,苍黄而还,奏曰:“南衙有变。” 遂扶帝辇入阁门。李训从辇大呼曰:“邠宁、太原之兵,何不赴难?卫乘舆者,人赏百千!”于是谁何之卒,及御史台从人,持兵入宣政殿院,宦官死者甚众。辇既入阁门,内官呼万岁。俄而士良等率禁兵五百余人,露刃出东上阁逢人即杀,王涯、贾餗、舒元舆、李训等四人宰相及王璠、郭行余等十一人,尸横阙下。自是权归士良与鱼弘志。

○ 《新唐书》
卷八 本纪第八 文宗
    大和九年十月壬戌,李训及河东节度使王璠、邠宁节度使郭行馀、御史中丞李孝本、京兆少尹罗立言谋诛中官,不克,训奔于凤翔。……乙丑,左 神策军中尉仇士良杀王涯、贾餗、舒元舆、李孝本、罗立言、王璠、郭行馀、凤翔 少尹魏逢。

卷一七九 列传第一○四 李训传
    训起流人,一岁至宰相,谓遭时,其志可行。欲先诛宦竖,乃复河、湟,攘夷狄,归河朔诸镇。意果而谋浅,天子以为然。俄赐第胜业里,赏赉旁午。每进见,它宰相备位,天子倾意,宦官卫兵皆忄習惮迎拜。天下险怪士徼取富贵,皆凭以为资。训时时进贤才伟望,以悦士心,人皆惑之。尝建言天下浮屠避傜赋,耗国衣食,请行业不如令者还为民。既执政,自白罢,因以市恩。
    始,注先显,训藉以进,及势相埒,赖宠争功,不两立。然方事未集,乃出注使镇凤翔,外为助援,内实猜克,待逞,且杀之。擢所厚善分总兵柄,于是王璠为太原节度使,郭行余为邠宁节度使,罗立言权京兆尹,韩约金吾将军,李孝本权御史中丞。阴许璠、行余多募士及金吾台府卒,劫以为用。
    十一月壬戌,帝御紫宸殿,约奏甘露降金吾左仗树,群臣贺。训、元舆奏言: “甘露近在禁中,陛下宜亲往以承天祉。”许之。即辇如含元殿,诏宰相群臣往视。还,训奏言:“非甘露。”帝曰:“岂约妄邪?”顾中尉仇士良、鱼志弘等验之,训因欲闭止诸宦人,使无逸者。时璠、行余皆辞赴镇,兵列丹凤门外,彀而待,训传呼曰:“两镇军入受诏旨!”闻者趋入,邠宁军不至,璠惧,弗能前,独行余拜殿下。宦人至仗所,约流汗不能举首,士良等怪之曰:“将军何为尔?”会风动庑幕,见执兵者,士良等惊,走出。阍者将阖扉,为宦侍叱争,不及闭。训急连呼金吾兵曰:“卫乘舆者,人赐钱百千!”于是有随训入者。宦人曰:“急矣,上当还内!”即扶辇决罘罳下殿趋,训攀辇曰:“陛下不可去!”士良曰:“李训反!” 帝曰:“训不反。”士良手搏训而踬,训压之,将引刀靴中,救至,士良免。立言、孝本领众四百东西来,上殿与金吾士纵击,宦官死者数十人。训持辇愈急,至宣政门,宦人郗志荣揕训,仆之,辇入东上阁,即闭,宫中呼万岁。元舆虽知谋,不以告涯,曰:“上将开延英邪?”而群臣见宰相问故。会士良遣神策副使刘泰伦、陈君奕等率卫士五百挺兵出,所值辄杀。涯等惶遽易服步出。杀诸司史六七百人,复分兵屯诸宫门,捕训党千余人,斩四方馆,流血成渠。宦竖知训事连天子,相与怨啧,帝惧,伪不语,故宦人得肆志杀戮。俄而元舆、涯皆为兵所执。涯实不知谋,士良榜笞急,乃自署反状。诏出卫骑千余,驰咸阳、奉天捕亡者,大索都城,分掩涯、训等第,兵遂大掠,入黎埴、罗让、浑[钅岁]、胡证等家及贾耽庙,赀产一空。两省印、簿书辄持去,秘馆图籍,荡然无余者。

卷一七九 列传第一○四 王璠传附罗立言传
    罗立言者,宣州人。贞元末擢进士,魏博田弘正表佐其府。改阳武令,以治剧迁河阴。立言始筑城郭,地所当者,皆富豪大贾所占,下令使自筑其处,吏籍其阔狭,号于众曰:“有不如约,为我更完!”民惮其严,数旬毕。民无田者,不知有役。设锁绝汴流,奸盗屏息。河南尹丁公著上状,加朝散大夫。然倨下傲上,出具弓矢呵道,宴宾客列倡优如大府,人皆恶之,以是稀迁,然自放不衰。
    改度支河阴留后,坐平籴非实,没万九千缗,盐铁使惜其干,止奏削兼侍御史。繇庐州刺史召为司农少卿,以财事郑注,亦与李训厚善。训以京兆多吏卒,擢为少尹,知府事,以就其谋。

○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五 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中太和九年
    五月己亥,以前庐州刺史罗立言为司农少卿。立言赃吏,以赂结郑注而得之。

○ 诛王涯等敕(文宗六 《全唐文》卷七十四)
    王涯等身为宰相,委任至重,与其徒恣行凶恶,潜构奸谋。郑注草莱卑末,宠遇殊常,而乃窃发殿庭,同为扶竖,险邪之状,古今未闻。赖宗社降灵,重臣协力,斯须消灭,京师晏宁。天下之人,所同欢快,谋恶之罪,国有常刑。其王涯、贾餗、舒元舆、王璠、郭行馀、李孝本、罗立言等,宜令左右神策差兵马防援准旧例,领赴郊庙及两市令众讫,於独柳树下,并仰准法处分。

○ 唐·张读《宣室志》“柳公济”条(也见《太平广记》卷一四四 征应十 “柳公济”条)
    大和九年,罗立言为京兆尹,尝因入朝,既冠带,引镜自视,不见其首。遂语于季弟约言。后果为李训连坐,诛死。

○ 京兆尹罗立言宅在太平坊,毗邻皇城西南角,东北抵皇城含光门,东邻善和坊,西邻延寿坊,南邻通义坊。坊内满布达官显贵的住所,如隋尚书左仆射赵士茂宅,隋太保薛国公长孙览妻郑氏宅,隋荆州总管上明公杨纪宅,东西隅舒王元名宅,户部尚书尹思贞宅,节敏太子妃杨氏宅,御史大夫王鉷宅,户部尚书王源中宅,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帝事裴坦宅,给事中郑云逵宅,国医彦伯宅,骑都尉薛良佐宅,陆氏夫人宅等。此地位于今西北大学。

○ 罗立言存诗一首
    全唐诗·诗人小传
    罗立言,宣州人。太和中历司农少卿,李训引为京兆少尹,知府事,同谋诛宦官,被害。诗一首。
    【赋得沽美玉】(卷466第060首)
    谁怜被褐士,怀玉正求沽。成器终期达,逢时岂见诬。宝同珠照乘,价重剑论都。
    浮彩朝虹满,悬光夜月孤。几年沦瓦砾,今日出泥涂。采斫资良匠,无令瑕掩瑜。

○ 罗立言存文二篇(见《全唐文》卷六百九十二)
    全唐文·作者小传
    立言,宣州人。贞元末进士,太和末由庐州刺史召为司农少卿,为京兆少君知府事,以附李训、郑注诛。


振木铎赋(以“发号施令,王猷所先”为韵)
    上方继统大宝,发号初年。俾木铎是徇,彰皇恩而宣。清韵乍分,庶道乎无远不浃;长声始振,将表乎有开必先。盖欲由旧章,布新令。使有闻而必戒,如审乐以知政。德音爰降,义符诏谏之君;大典允敷,道契多能之圣。洪纤手运,断续风移。始条贯以遐远,终激扬而广施。发千门以浏亮,儆三条而逶迤。将警乎群心,斯乃有伦有要;言提乎众耳,孰可不识不知。且夫洞然谐音,锵尔立号。岂比官师之职,无劳有司之告。是知君立教,非铎而不宣;金有声,非木而奚道。所以酌彝古典,稽法前王。范乎金,盖取乎刚德示利;振以木,期在乎直言有章。罔非舌而是出,信有声而必扬。鄙伐鼓之坎坎,小和铃之央央。节奏中规,周旋有序。合空曷,谐律吕。侈之制自异,陶匏之音不举。动而逾出,击且殊於钅享于;虚以和鸣,悬匪劳於иね。带未央晨漏,时与俱来;混南山殷雷,乍迷其所。於以明盛礼,於以扬王猷。日闻四方,听思聪而广被;教覃万国,泽咸霈而周流。或乃妙响清越,绵绵将歇。敢烦手於再振,冀骇耳於一发。客有观光以成文,愿刊象魏之阙。

风偃草赋(以“上之化人,乃如是焉”为韵)
    人之化兮,从政之所向;草之偃兮,随风之所仰。大小覃及,道均乎广敷;高下必加,义存乎溥畅。将咸被於荣悴,非有阻於遐旷。感之化靡,自符於顺柔;动而悦随,岂因乎用壮?如€起於龙召,若臣和於君唱。岂萧条众芳之间,翱翔激水之上而已。美其抗威有制,应物无私。播生成於万族,顺炎凉於四时。弥冈阪以尽仆,历原隰而无遗。飕其音,时自南而自北;扶疏其状,随左之而右之。泛兰丛而影分丹颖,转蕙圃而乐摇碧滋。有感而施,不独其麦;触类皆长,宁遗楚楚者茨。则知草之偃风,威之所藉;人之理上,政之所化。不然,则何以喻德君子,比训小人。佐天地之化育,助雷雨於陶钧。当槁叶辞条,我则激凄清於霜夕;及晴川解冻,我则散煦妪其阳春。岂直落馀花於黄菊,翻碎浪於青。至哉!凝韵松桂,传香兰ぇ。不得而疾,合帝德之无方;不厉而威,若神功之有宰。兹君令所以为此,圣人於焉嘉乃。观其匪疾匪徐,或吹或嘘。俾夫曲者必直,勾者必舒。庭叶晚飞,坠丹梧於飒尔;池荷夜转,泻珠露以连如。是则草非风不靡,人非化不被。故取鉴者用於斯,观政者必於是。况王者致理,与物化迁。敬授人时,乃何风不顺;式孚惠泽,则何草不元?既殊拔木之日,斯鄙偃禾之年。赋风行之义,可以知其教焉。

 

 

罗立言资料辑存新闻录入员:luoshi (共计 6108 篇)    

 ·上一条: 罗志仁 天长书院山长 (3-1)
 ·下一条: 明代镇边名臣罗亨信有图片 (3-1)
 相关专题:
 尚无信息
 相关信息:罗立言资料辑存
 尚无信息
╣ 罗立言资料辑存 会员评论[共 0 篇] ╠
╣ 我要评论 ╠
姓 名:   密 码:
资料搜索



尚无热门图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管理入口 |
授权使用:罗氏通谱网 技术支持:神舟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