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通谱网 回到罗氏通谱网首页 | 会员登陆 | 会员退出 | 会员注册 | 会员列表  
 
罗氏溯源 罗氏动态 罗氏世系 历代名人 文献文物
当前位置:罗氏通谱网 > 阅读新闻

邵陵有进公敦睦堂家训

时间:2009-01-07 10:19:30 来源:罗氏通谱网 阅读1448次

 

礼教起自家庭,仁风皆由渐积,一族之中,有智、有愚、有贤、有不肖之人,不设规条以纲纪之,而欲人人礼让、户户孝悌,难矣。惟是遵国家之禁例,摘先圣之名言,守祖宗之遗训,以与族中人共申之。俾贤者率之由之,不肖者劝之惩之,才使家庭和顺,宗族雍睦,而淳风古道将于斯寄焉。谨录规条于后,希族中之人共遵之。

一、孝

内则曰:五刑之赎三千罪,莫大于不孝。为人子之身父母之身也,不能扬身显以为父母光,亦当牵车贾服以为父母禄,乃有不肖之子博弈饮酒,不顾父母之养,竞使饔飧(按:yongsun指早餐和碗饭)不给(ji,供给),甚至詈(li,骂人)言抵忤(wu,不顺从),族中有此公同送处治,屏出族外。

二、弟

先哲云:世间最难得者,兄弟也,诚以兄弟者,同胞共乳,分形连气之人也。即使不能如宋太祖灼艾分恸(tong,极度悲哀),亦当效姜伯淮大被同眠一堂,雍睦兄弟翁和乐,而家道亦由此而益昌矣,倘因小利而致乖同气,听妻言而伤残骨肉,是自剪其手足也,族中有此,宜共惩之。

三、夫妇

礼曰:男以女为室,女以男为家,是夫妇者固五伦之首而王化之原也,然或狃(niu,拘泥)于肶眤,狎于燕私,一朝反目,遂自以贻,父母之忧者有之也,愿为人夫者,须相敬如宾,不可以糟糠而弃之;愿为人妇者,以顺为正,不可以贫贱而遗之,夫唱妇随,宜室宜家。故孔子读棠棣之诗而至宜耳室,家乐尔,妻孥(nu:儿女)不觉欣然,而赞之曰:人能和于妻子,如此则父母其顺矣乎,斯言可深长思矣。

四、闺门

古曰:男乎主外,女乎主内。君子正家未有不严肃整齐者也,纵贫富不一,或操井、臼馌(ye:往田野送饭)、南亩亦必举止端正,不失为大家子女,故为翁姑者平日须训之以仪、闲之以礼,非兄弟不可使之同席,非姊妹不可使之共语,内外有分,男女有别;而中冓(gou,宫室深处)之言自无不可道也,至若不幸而能矢志者,必为之维持保护,以遂其志。淌获旌表门户亦由之,而昌大矣。

五、婚姻

礼曰:婚娶而论财,夷虏之道也。故朱子曰:嫁女择佳婿,毋索重聘,娶媳求淑女,毋计厚奁。若贪财贪色,而不计其为,逆家子、乱家子,是即逆家、乱家之渐也。至于转房、坏法、乱纪,莫此为甚。族中有此公同送究,屏逐其有,未于归者,不得以前例律禀告族长查实,毋得擅行,若同姓,百世不婚,万古至论慎,毋以另宗为辞,嗣后有此其氏者,永不许载于谱。

六、宗族

宗族者,一本九族之亲也,本荣枝茂,本稿枝枯,理所必然也。试思:一门之中,一人有荣,一族荣之;一人有辱,一族辱之;他人则秦越(秦越:不相干之意)也。若以富贵而骄之、贫贱而抗之、智力而凌之,是自断其手足也。吾愿族中人,凡事忍而勿愤,让而勿争,患难与共,雍睦之风即可得也。

六、正名

尊俾长幼,原有定分,而称谓、座作之间,祖孙叔侄各有定位,于心自安。有一等愚昧不知尊俾者,父兄当教之、示之;有一等侮辱长上者,父兄当惩之、戒之;为尊长者,亦当自重,不可狃(niu,拘泥)于肶眤、阿谀奉承,以致尊者反蹈,反致陵越。论语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而事亦由此而不成也。

今与族人约定:凡等辈称呼,以行曰几,哥曰几弟,兄可以字呼弟,弟不可以字呼兄。俾属称尊:以行曰几叔、几爷、几祖,疏远者则连字呼曰某伯、某叔、某爷、某祖,即使在其背后亦不可直呼其字。尊者呼俾:以行或以字,不可过谦,以致上下凌乱。至于,作揖必恭,言语必逊,座次必依轮序,不论远近亲疏,必照世系、序列,名门世家,礼皆如此,倘不遵循,重罚不贷。

七、儒业

读书所以明礼义,化顽愚,不必驰心显荣,然而,经书既明,取宫花,步云程,如探芥也。族中子弟有天资者,父兄须为之择严师,加意培养,勿存溺爱之心,任其暴弃。为子弟者,宜体父兄之意,须奋发芸窗,进取远大,一日光前裕后,不仅一家之光,一族亦籍以生色也,凡我族众,共宜劝勉。

若赋质愚鲁者,亦需教之诗书,稍知礼义,然后命之以业,或农或商,自尔出词吐气,与众相侔(mou,相等)矣。

八、农业

治生之道莫善于农,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务在及时,倘不及时,同在一处,而收获有多有寡,有收者,有不收者,非地有肥瘦,实乃人事之不济也。如果尽力而作,耕三余一,耕九余三,则父母有饱食、暖衣之奉,妻、子无啼饥、号寒之苦。田家乐事亦可以永保朝夕也。行见衣食,足礼义兴延师课子,农之子不恒为农矣,不亦快哉。

九、勤奋

士农工商,各执一业,惟勤奋有益,懒惰则无功,故士朝考夕省,潜心经史,则学业日进;农手胝足骈,竭力而作,则收获自丰;工日省月试,笃志专心,则技艺自精;商权子计母,经营谋划,则利益自倍也。游惰不儆,则一事不成。为士而惰,则见闻不广;为农而惰,则种植无收;为工而惰,则艺术不成,为商而惰,则货财少殖。至于不务正业,好嫖赌,贪酒色,或敲诈勒索、或设计哄骗、或挑唆是非于中得利,及至荡产忘家,为乞丐、为盗贼、卖妻鬻子种种无耻之事,皆由游惰者之所为也。

我族中子弟,务宜惩创,各勤其业,庶可以守先绪,振家声,表率于后人也。倘有上不肖之人,则驱逐出族,不许入户。

十、节俭

人身需用原自无穷,假使不量入为出、稍存赢蓄,以备不虞,一朝空乏,追悔莫及。凡我族众,须知衣服所以御寒,莫崇尚锦绸;饮食所以养生,莫嗜其甘美;筑室所以安身,不要雕画;器具所以便用,不求华丽。丧娶称家中有无,不必勉强;宴客惟情之厚薄,不必留连。富者与其奢侈浪费,莫若多施与贫者,与其委曲求人,莫若日常俭朴。

孔子曰:与其奢也,宁俭宜。佩服之。

十一、乡邻 

乡邻者,同乡共井之人也。非我婚娅,即我友谊,须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勿计嫌隙之怨,勿存猜疑之心,推陈相与,然诺不欺。其人而愚则为之指示之,其人而知则为师友之,遇到急难则为之调获之,遇有困苦则为之通济之,幸而富贵勿稍萌其骄矜之太,幸而贫贱勿少生其嫉妒之心,彼此相安,而礼让之俗自由此而成矣。若唯利是图,只知有己而不知有他,交尤速祸自所不免矣。族众宜共勉之。

十二、争讼

易日讼终※盖讼,非美事,无论官府、廉能,难分皂白,即幸明察,则彼此结怨,亦非美德。况一到城,歇家撮弄,差役呵叱,侯几朝夕始得见审官一面?理直者即此已难堪;理曲者受枱杖、受罪谴,辱身及亲,总是一念客气所累。

苟非有关纲常、伦纪、祖莹父墓之事时,勿听小人唆使,轻入公堂,而家族尤当切戒。倘有不平,禀告户长,入祠理论;为长者,对是是非非不可有偏僻之见,自然心平气顺,而执迷自悟矣;若未经理论而擅自告上者,即使有理,也目无祖宗,当以不孝论,罚办一祭。若无理捏控者,公惩究禀断,不徇私情。凡我族人,各宜自省。

十三、继嗣

抚子继嗣原属盛典,论语曰:兴灭国继决。世书曰:推亡固存皆继续之事也。我族之中,倘有不幸而乏嗣者,禀告族长,任其选择,由亲及疏,不得阻挠,更不得从中得利。而亲疏人等,凭其挑选,亦不得有争究,以致搁延,乏其血食。

如继异姓,不得承祧(tiao:继承上代),万古至论。盖以异姓不相贯注,谓之乱宗。以吕易赢,以牛易马,是其前事也。族下有己往异姓继者,应宜屏逐,不许入户。但相沿以久,不忍其祖失其烟祀,姑且收录,嗣后如有乱宗而以螟蛉(螟蛉:义子之意)为子者,追还产业充公,并驱逐出户外。

十四、奸盗

坏名丧节莫此为甚,先哲曰:我不淫人妇,谁敢戏我妻。试观淫人之妇者,其妇必淫人,或己身而报,或子女而报,理其必然。

又曰:守正必昌,阿谀必亡。夫阿谀且不可而况盗贼乎?试观今日之为盗者,而其子孙之有无谅亦心焉计之矣。族中有此二等人时,男逐女嫁,决不宽容。

 

 

邵陵有进公敦睦堂家训新闻录入员:luoshi (共计 6052 篇)    

 ·上一条: 重建豫章罗氏宗祠的历史价值 (11-7)
 ·下一条: 罗贵纪念馆罗氏宗祠 (11-7)
 相关专题:
 尚无信息
 相关信息:邵陵有进公敦睦堂家训
 尚无信息
╣ 邵陵有进公敦睦堂家训 会员评论[共 0 篇] ╠
╣ 我要评论 ╠
姓 名:   密 码:
资料搜索



尚无热门图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管理入口 |
授权使用:罗氏通谱网 技术支持:神舟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