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通谱网 回到罗氏通谱网首页 | 会员登陆 | 会员退出 | 会员注册 | 会员列表  
 
罗氏溯源 罗氏动态 罗氏世系 历代名人 文献文物
当前位置:罗氏通谱网 > 阅读新闻

播州忠爱堂罗氏祠庙辑录

时间:2012-03-28 22:23:37 来源:罗氏通谱网 阅读1658次


棲神安主,春禴秋尝。豆笾有所,禋祀无忘。堂哉皇哉,先祖凭依斯在。美矣善矣,后人诚敬相将。恒加整饬,永著辉煌。纪祠庙。


祠庙记
先人祠庙,原在穆家林。因去同知衙远,且渐近倾颓 ,故乾隆乙已,族曾祖选菴,叔祖登之、及之,伯父振先、介如诸公,募修文昌阁,即以中层设神主于其间,以便聿修祀事。道光己酉,搢先叔、遇伯兄,与活等计议,谓当移于下层。爰命源恭弟、相品姪,以公银修好。越两月,而神龛神主,焕然一新。叔与兄又谓,庙后当建祧庙 ,以安历来大宗及小宗神主。庙前仍当修忠爱堂,以为祭祀时迎神参神拜献之所。堂两旁及外,皆当修好,以状观瞻。活曰:“可!然此等事,恐难卒就。”两公曰:“此,事之当为者也!人之欲善,谁不如我?诚绘图于谱,后人有志,未有不按图而修者。”活曰:“然。兹者,堂已将竣,而其余尚有待焉!”乃绘为图,以告后之来者。
时咸丰壬子年十一月中浣清渠源活谨譔 。

祖庙,即文昌阁也。在同知衙之左,与联陛桥接壤。初意本欲于他处创修,而苦无佳处。
即文昌阁基址,亦复褊窄,只得仍之。其阁上祀奎宿,中祀文昌,下祀始祖。其左右则另龛以祀太汪公、琛公、其宾公、时丰公。庙之外,左为孝义祠,右为节淑祠 ,于孝义节淑之难能而可贵者祀之。其无实据,与似是而非者,概不得滥入,所以重其品也。后有将入祠者,当知此意。

祧庙,在祖庙后。自二世以至三十八世,凡荫袭者之主,皆安置其中。将祭,则迎面祭之。既祭,仍送而藏之。于分支锦水、洪泉、黄平、前军之初祖亦然 。庙之外,左为纪功祠,于族人之能捐多金与田亩入祠者祀之。其所捐,可生息以助公费,为功无穷,则享祀亦为无穷。右为缀祀祠,祀殇与无后者。下殇及父母之身而止,中殇兄弟之身,长殇兄弟之子之身而止,成人无后者三世而止。其两厦,一为礼器库,一为义谷仓。

忠爱堂 ,在庙前。连厦共五间,中三间相通。祭祀时,可以陈设安主而祭于其所。堂上左壁悬家礼匾 ,右悬家法匾。族人观之,亦可劝惩。其两厦,左为神厨,右置神櫃。堂外两厢,为斋宿所。堂下,可多人拜跪,亦不至拥挤。其犹曰忠爱堂者,先人之意,不可没也。抑予又有说者,家必有塾。无力以为家塾,其堂亦可为讲堂。子弟之有造者,两厢亦可肄业。若两处祠庙,定须严肃,理合豫禁。

忠爱堂题辞
堂之以忠爱名也,由来久矣。命之自昔,本以君亲之故,究之忠爱之义,无所不该。故今者,堂维其新,名仍其旧。愿我族人,顾名思义,果于忠爱之道无惭,即可谓肖子贤孙矣。各宜勉□毋忽。源活识。

光大门者,忠爱堂外之中门也。其两小者,左曰延庆,右曰凝休。诚以人能光明正大,未有不延庆而凝休者。出入是门者其知之。

字库,在光大门外,本以焚楮 ,而又欲因之以化字也,故于门外修之。

外中门为光大门,其门非与拜祭不开。其左为延庆门,右为凝休门,此二小门以便出入。光大门内,左右为斋宿所,其上为忠爱堂。堂后为孝义词、节淑祠。上为祖庙,庙后为纪功祠、缀祀祠,上为祧庙,周围缭之以垣。此其大略也。若夫修饰,存乎其人。

或问:三代饗祀崇报,自天子下及大夫、士,皆有庙,分有等级 。所及有远近,义至严矣。故晦菴朱子曰,予初亦祭始祖先祖。其后思之,祭始祖,有似于褅 。祭先祖,有似于袷 。揆之以礼,似觉其僭,以是遂不敢祭。今吾子居然列之于谱,可有说乎?
予曰:善哉!君之问也。三代之严也,使人有心而不克遂,何如使各遂其心而犹有礼制乎?夫礼,本天理,顺人情,虽先王未之有,可以义起者矣。间尝考之,自汉以来,庶民之祭,已有及高祖者。宋程伊川又以义起,冬至祭始祖,立春祭先祖,当世皆不非之。然犹曰:“此私行也,非公令也。”至洪武初年,许民得祭三代。末年,复许祭四代。嘉靖十有五年,诏天下臣民得祭始祖。大哉!王言。破拘儒之小见,顺仁人之孝思,非能使人适得其性情之平者乎。盖祭始祖,所以追报功德,祭先祖,所以联合宗人,皆人情之不容已者。准之以义,褅必五年,袷必三年。兹之祭,岁中一举,则其制异于褅袷。且仪物各从其分,亦无越之嫌,此所以列于谱也。
问者曰:是说也,未之前闻。诚如斯言,于情安,于理顺,展仁孝之思,而不背乎礼制。善哉言矣!可并此而书之。

楹联

忠爱堂:
恭题播州侯忠爱堂家祠
大业创中唐,历宋元明四朝。八百年,忠爱家声光彝鼎;
洪源出少昊,绵楚晋梁三国,亿万世,簪缨门第绍箕裘。
                               明同进士出身何缨
又联:
        侯烈延千载,川东第一家。


忠爱堂:
恭题播州侯忠爱堂家祠
元勋壮鼎彝,盛唐茅土今为烈;
世冑垂金紫,昭代簪缨亶未央。
明铜邑金事高仲熊

忠爱堂:
恭题莱翁老夫子大人家祠
列爵为侯,大唐来,司宣慰,知宣抚,操券握符,百代誇簪缨世族;
分茅于播,有土后,凛官箴,慎官常,安民和众,千年仰忠爱家声。
                                             赐同进士出身受业日照丁士一

忠爱堂:
恭题罗府忠爱堂家祠
当大历时,平播乱,膺铁券,越宋元明称藩服。八百年,边塞烽静,保国保民。七姓中,勋臣第一;
自政卿公,由太原,镇遵土,以诗礼乐正家风。数十世,子孙椒繁,发科发甲。五司上,巨族无双。乾隆甲午科亚元李凤翧

七姓五司考
按正安志草本,在唐同时入播者七姓:太师杨端,太原人。节度使郑开龙,凤翔府岐山人。将军安增,清河人。中军左护卫令狐滈,太原人。中军右护卫成展,交城人。前军副元戎杨威,清河人。后军都督罗莹,宜黄人。又《蛮司合志》:田、张、袁、谭、卢、罗、吴七姓,世为杨氏目把。其五司,据《通志》:太原王震孙,临江何中立,真定宋宣,及郑开龙子孙,皆为长官司。涪州人骆世华,子孙为副长官司。此内五司也。重安张氏,余庆毛氏,白泥杨氏,容山韩氏,瓮水犹氏,此五长官司,外五司也。若草堂宋氏,与黄平族人,系安抚司,不在所统之数。然所谓五司七姓,不过泛言。必欲实指为某姓某司,不免于凿。姑记所闻,以俟知者。○又思两罗,皆于吾家无涉。丹梧公亦未深考,意欲改勋臣中应推第一,巨族内颇算无双。再记。

忠爱堂:
恭题罗府忠爱堂家祠
分封肇自大唐,拓土开疆,公侯勖业绵俎豆;
文物盛于昭代,腾蛟起风,衣冠跄济绍明禋。
赐同进士出身西宁县知县李为

忠爱堂:
世德世功有自来,历唐宋元明清,派衍千年如旧;
立言立行无他术,惟仁义礼智信,继承万古常新。
莱翁公

忠爱堂:
山西脉派如山固;
古播源流自古长。
介如公

忠爱堂:
俎豆维新,荐馨香,犹想见分茅胙土;
根茎依旧,好培植,便都是美种良材。
                            源活

忠爱堂:
身修而家齐,先代几经呵护;
本大则枝茂,后人亟要栽培。
相璘

忠爱堂:
积累繄前微,念先人惩彼鬼方,足助经略司马之未逮。迨及侯封世守,铁有卷,金有书,荫袭几九百年,愿子孙无忘宗功祖业;
绵延垂令绪,顾此日邀斯神眷,钦承都督太保之相传。当兹祀事孔明,秋因霜,春因露,蕃衍过五十代,俾族姓想见木本水源。                 相煃 


祖庙:
清渠母舅夫子命题尊府家祠
禁暴更戢兵,忆当时,善后得宜,数百里民人,均沾乐利;
定功斯保大,溯诸处,分封有土,千余年子姓,应荐羶芗。
道光乙未科解元、军功即用知县、受业外甥王济更名赞勋

祧庙:
清渠母舅夫子命题尊府家祠
文德武功,数十代动名不一。究其启后承先,要皆曰忠曰爱;
支分派别,百千家遭际各殊。当此列笾陈豆,惟是思敬思恭。
遵义府儒学生员受业外甥王凖

孝义祠:
孝以事亲,无非至性至情。责实循名,后世典型兹已具;
义能配道,不外有为有守。抚今追昔,先人梗概此犹存。
源活

节淑祠:
节本甚难,数十载辛苦坚贞,如玉如冰,乃以流传此日;
淑何容易,百千般周详敬慎,为言为动,犹可想见当年。
源活

纪功祠:
纪使无遗,多寡重轻均有济;
功原不朽,蒸尝禴祀总难忘。
源活

缀祀祠:
灵爽式凭,环顾其人皆一本;
尊卑咸在,聊因此处仿分羹。
源活

斋宿所:
致则于内,散则于外;
临之在上,质之在旁。
源活
又斋宿所:
外则尽物,内则尽志;
僾乎如见,气乎如关。
源活

光大门:
裕后自光前,处已为人,总要与他们立个榜样;
盛德则大业,齐家治国,还须于随在体厥天良。
源活

又光大门:
寝庙作,家之光,灵爽式凭,总要赤心存忠爱;
子孙才,族将大,将相无种,还期白屋出公卿。
相璘

延庆门:
欢情总计终难尽;
盛事相看必有余。
源活

凝休门:
远山近水看皆好;
瑞气祥光画不如。
源活


牌扁
六州都督、沿边招讨使、太子太保、世袭播州侯、播州宣慰司、同知宣慰司、同知宣抚司、泸州刺史、播州大首领、总管江淮川湖军马、阁门宣赞舍人、沿边安抚司、黄平元帅府、掌印安抚司、滇南裕都阃、滇南指挥使、前卫指挥使司、忠显校慰、黄平都安抚、威远卫指挥、湖广提督军门、遵义县儒学、广元县儒学、绵州儒学、临番府儒学、黄平州分州、日照县知县、山东同考试官、刑部主事、贵定县儒学、锦屏县儒学、公府斋奏厅、巡政厅、铜仁右军副总司、浪头司千总、毕节县儒学、定番州儒学、特进荣禄大夫、累封荣禄大夫、特加奉议大夫、武功大夫、左武大夫、忠顺大夫、明威将军、宣威将军、武德将军、武略将军、秉义郎、崇义郎、武经郎、承德郎、文林郎、修职佐郎、武略骑尉。
以上秩官封赠,共计伍拾陆样名色,为牌为扁均可,存乎其人。

礼器
香炉、烛台、九品架、烛架、筐、祝板、酒樽、尊幂、酒勺、爵、竹豆、木豆、瓦豆、簋、馔盘、馔碗、俎、□盘、架、□巾、灯笼、彩、棹围、神帐、神灯。
以上应用之物,务须办好,有损即制,族中不得借用。此外如桌凳几兀,不在此例。

礼器图

祭品
香、烛、大烛、帛、祝文、酒、黍稷、羊、豕、鲜鱼、蒿鱼、□、醢、□、形盐、枣、栗、糕、饼。

通知辞
忠爱堂宗首某,为祭祀事,照得本月某日,祭祀始先祖,所有分祭、分献、助祭、从祭人等,理合预行通知。为此奉白。凡我族人,务须前期斋戒,届期先时齐集。黎明时,一体祭祀,毋得迟延,致干漫渎,须至牌者。
计开
主祭:裔孙某
从祭:裔孙某
分祭:裔孙某
分献:裔孙某
鸣赞、内赞、纠仪、引礼、司尊、司帛、读祝、司香、司烛、陈设、洒扫
以上各书其名
年    月    日


实悬光大门通知

戒辞
追养继孝,于是有祭。苟或不虔,此举为赘。笾豆既具,牺牲既陈。祖考来格,鉴我后人。心志惟齐,冠裳惟肃。敬慎威仪,并受其福。凡我伯叔,及我弟昆。同修祀事,愿复斯言。

训辞
尊卑长幼,备集于斯。一本之爱,特进箴规。孝弟忠信,礼义廉耻。有此八者,是为全美。人而为士,要希圣贤。怀仁抱义,则罔所愆。其次为农,播厥百谷。易耨深耕,秋乃成熟。士农之外,厥为工商。公平勤慎,动罔不臧。酒色财气,多误斯人。受之以节,迈众超伦。处世之道,和邻睦族。切莫反常,自相鱼肉。祖考神灵,昭昭在上。子孙贤良,实所重望。

嘏辞
皇祖有训,徂赉孝孙。俾尔多益,不骞不崩。千禄百福,罄无不宜。子子孙孙,勿替引之。

祝辞
始祖位辞

年岁在  月建  朔日  祭日
裔孙   率领族属    有等
谨以牲帛醴馔粢盛庶品致祭于
大唐敕封播州侯
始祖罗公老大人之神位曰:
惟始祖
迈迹太原,开疆播土。功在社稷,泽遗子孙。敬将崇报之忱,特致豆觞之焉。
配以
中兴祖汪公、
振兴祖琛公、
绍兴祖宾公、
又兴祖丰公
尚飨
先祖位辞
均承世职,并荷朝恩。光前裕后,忠君爱民。爰将备物之忱,用行合食之礼。不尽烦言,统希来格。
孝义位辞
秉心纯笃,负性刚方。伦纪敦于家庭,猷为著于寰宇。允堪模范,应受明禋。肃展微忱,聿将祀事。
节淑位辞
操同松柏,德合冰霜。抚孤弱以坤贞,黄泉允慰。养舅姑而妇顺,彤管堪扬。光我宗先,陈兹觞豆。
有功位辞
受享富饶,施行慷慨。念昔先而崇本,乐助多金。赡族众而推恩,欣蒙厚惠。理宜祭报,谨荐豆笾。
乏嗣位辞
宜膺多祜,未享遐龄。虽似续之乏人,难言特祭。本源流之一派,应受分羹。谨荐椒浆,均祈鉴照。
文昌位辞
孝友格天,慈祥觉世。权衡禄嗣,尸祝遍于垓埏。主宰文章,豆笾严于黉序。谨诹良吉,肃荐椒浆。
奎宿位辞
位列九天,光昭五土。笔歌墨舞,群英仗厥神灵。步月梯云,多士资其辅助。虔将菲物,特展微忱。
以上祝辞,前后照第一式。

陈设位次

祭期
每岁春祭,在春分日。秋祭,在秋分日。遇夏至、冬至、月朔行参拜礼,端午、中秋、除夕献新亦然。各处坟茔,清明祭扫。至于小宗,自高祖以下,另修为祠。否亦祭于其寝。

礼仪
祭之前十日,预行通知。前三日,预行斋戒。前期备办陈设,及期子时净面。毕,着祭冠祭服。引礼生引至忠爱堂廊檐下少立,族众从之。鸣赞在堂前东阶上立,纠仪在西阶上立,鸣赞唱行春秋祭礼。执事者各执其事,陈设者各陈其设。起鼓,鼓止。奏乐,乐止。主祭者就位,从祭者各就位。跪,听宣讲戒辞。宣毕叩首。兴,主祭者□洗。引礼者,引至于其所。濯水,受巾。释巾,复位。引至于其位。分祭者各□洗。引礼者,引至于其所。濯水,受巾。释巾,复位。引至于其位。启户。遂开上、下、中门。□毛血。执事遂捧毛血,由中门出,诣焚燎所焚之。设馔,迎神。引礼者引主祭分祭,共五人诣庙。主祭于位之前通意,叩首。各以盘捧主,诣堂安置。行参神礼,就位。跪,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兴,跪,叩首,再叩首,六叩首。兴,跪,叩首,再叩首,九叩首。主祭者,行初献礼。司尊者,举□酌酒。主祭者诣始先祖之神位前,引礼者,引上东阶,由东厕门进。司尊酌酒毕,引至位,内唱。跪,献帛,司帛进帛,主祭执篚举手。司帛接篚,安置于其所。献爵如献帛仪。叩首,兴。跪,读祝,鸣赞唱。族众俱跪。读祝毕齐唱。叩首,兴。内唱复位引礼者,引由西厕门出,下西阶复位。鸣、赞、唱。分祭者,各分祭谓分祭于祠者。分祭者去,分献者,各分献谓分献于堂者。献东者,由东上。献西者,由西上。皆有引礼。礼如正献,不读祝。献毕,在东由东出,在西由西出。复位。主祭者,行亚献礼礼同初献,但不献帛,不读祝。复位。分献者,分行亚献亦如初献,不献帛。主祭者,行终献礼并同亚献。分献者,分行终献亦同亚献。饮福受胙引礼者,引主祭由东进,诣神位前。内唱:跪鸣唱,族众俱跪。内唱,饮福酒司尊者酌酒进于主祭,主祭倾少许于地,余悉饮之,受福胙执事以箸挑正位前饭少许,进于主祭,食之,读嘏辞。读毕,齐唱:叩首,兴内唱,复位引由西出,复位。鸣唱,行送神礼礼如迎神,三跪九叩。送神入庙安置,仍复位,撤 馔引礼引主祭上堂,于各位望撤。望毕复位。读祝者捧祝,司帛者捧帛,诣焚燎所引礼生引主祭至焚燎所,族众从之,望燎,焚祝读祝者揭祝文,赴于火中,焚帛司帛者,以帛赴于火中,一揖,再揖,三揖引礼者,引主祭至堂前位所,族众从之。如执事系族中子弟,此时于位前三叩首。掩户。尊长左右上立,卑幼行祝祜礼。跪,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尊长每叩还一揖。跪,听宣训辞。宣毕叩首,兴。礼成。
右礼仪,依家礼参用。
国朝礼,大字则唱,小字不唱,堂外则鸣赞唱,堂内则内赞唱。
附:祠规
主祭
凡主祭,必推宗子。宗子有故,不得与祭,而后族长代之,其次为房长,否则衣冠之士亦可。
助祭
凡助祭,必须娴习礼节。否则既已通知,即当讲求。如其不然,必有舛错。孔子每事问,职此故也。
依礼
已祭而后至者,须于位前参拜。是日言论,不可及与人口角不平事故。凡坐席,须有长幼尊卑,不准借故僭越。有犯者,房长禁之。酒后有肆行无忌者,纪过。因而嚷闹,或冒犯尊长者,另日以家法从事。
收整
礼器及一切什物等件,司事于事后,必须料理整饬收拾,安置妥贴。房屋内外,须着人洒扫洁净。
祀田
凡祀田,固是放人耕种。每岁司事必照管,务要耕者加粪,灌溉耕耨,务须及时。如有可下力而终至荒芜者,以田为土而致使瘠薄者,即是乾认,不少租,亦不准佃耕。其应下佃而敢于估据者,司事禀明宗首族长房长,具呈禀官,凭官究治。
契据
祠中既有祀田,必有钱谷。既有钱谷,必有多寡。当买必有契约,进出必有账单。虽司事者各有底单,而凭据必存于宗首处。族长又须照样,另造底册。或有遗失,亦可稽查。若钱粮,必立户口,总归一户。
释疑
用为祠长,必是公正。且司事不止一人,谅无可谪。然非彰明较著,族众总不能知。为祠长者,平日进出,总各记账单。凡事已成,即自清算,注一总账。每逢祭祀,先期写一清单。至期报明,即粘于壁。庶几人亦得知而已,亦不受人猜嫌。
交代
祠长,必三年一换。如其不然,恐有借办公事,而从中渔利者。是一弊端所从出,故定以三年。每到换时,宗首族长房长,必须齐到。凡此三年中,所经手进出钱谷,为祠长者,务须将账簿逐一凭众清算,并无隐匿,交代明白。上首给下首以交单,下首给上首以领约。日后倘有不清,方有把凭,自无推诿。
钱谷
祠中钱谷,办公之外,仅可凑积,不可放账。放于族中,则更不可。若当买田地,不得佃于族中。一不清楚,遂生议论,甚至骨肉参商。
宣讲
《周礼》族师,月吉则读法书,其孝弟睦姻有学者,春秋祭□亦如之。宗首、族长、房长,尽可仿此。诚能如是,则教诲立而善人多。族之昌大,可于此基之矣。

附纪切要
矜孤
幼而无父,最堪怜悯。不幸贫困,便当与为筹画,务令周全,无便失所。□其义时,可送入学馆,亦使读书识字。过十二岁后,令专习一艺。□成其人,若可造者,又须加意培植。至于略有产业,或家素充裕者,亦须与为安排,和盘打算。计彼终岁之需,倘有羡余,又当与为存积。进出登簿,以时计算,勿仅令妇人主事,浪费资财,更勿令小人染指侵蚀,暗里冰消,必孤子至于成人方已。此宗首、族长、房长之当然也,慎勿避嫌避怨,而后乃可以对厥先人。
恤寡
青年守寡,节操可嘉。富而有子,自不必言。若其无子, 当与为立嗣。其待孤儿之法,已见于前。待其合例,助彼请旌建坊。百年后则禀官,设主入节孝祠,私则设主入节淑祠。至于贫困守寡,更为可敬,亦须与为设法,务使得所。无嗣亦不必立嗣,待其合例,则以公银,代彼请旌建坊。其余相同。
继嗣
老而无子,情景难言。若贫困者,不必立嗣,惟无使失的。百年后,设主于缀嗣祠,令其得享祭祀。其祭,以所亲之亲尽而止。至于有产业,及有存积者,便当与之立嗣,以终余年。立嗣之法,如长房无嗣,则以次房之长子为嗣。次房无嗣,以长房之次子为嗣。若两房共止一子,其子仍归长房,而两房各与之娶妻。其妻所生之子,即为其嗣。有三兄四弟者,立嗣之法,由此而推。如此,则可免争竟,诚最善之道也。尝见有不令立嗣,或各以其子与之立嗣者,此是利其所有明分产业,皆为弟兄者存心不良,不可为训。又有并无兄弟,或并无子者,势不得不立出房之子以为嗣。其立出房,亦依此法。然承嗣既系出房,则当以所有之半,归纪功祠。而此无后者,百年后,设主于祠,同祖宗长享祭祀。百世不祧,此又在能断之以义也。有不遵者,凭宗首、族长、房长,禀官究治,定依此法。
展义
以产业之半入公,则同宗祖长享祭祀。此虽为立出房以为嗣者言,然亦有不可拘者。如族中好义之人,能捐资至五十两,捐田至出租五石入公者,亦可设主入纪功祠,同祖宗长享祭祀。凡有此等,司事者,定当标明于匾 。不仅登簿,庶几日后修谱,亦可纪入谱中,而捐施者之功亦不朽。如是,而周全乎孤儿寡妇之贫困者,有所出也。如是,而周全乎老而无子之贫困者,有所出也。果其好义者多,积之又久,将义学与一切义举,无不可取给于此也。夫有好义者,而族中贫困,不致失所,英贤亦可振兴,胜事亦可举行,而族之昌大,未有不由乎此者。然所捐资,其为田亩,自不必言。如非田亩,亦当置为田亩,永不变卖。而公中支用,惟取给于谷中,如是方能妥当。此久远之道也。
惩恶
人性皆善,而不能无恶,此非性之本然,实气习之染也。不忠不孝,与为非作歹,及淫乱猖盗,皆人之所恶也。族中不幸有此,为父兄者,须严加教训戒饬。为宗首、族长、房长,能于祠中,当大众指摘戒饬之,此亦理之当然。如犹不改,同逐出祠堂,不准得与祖宗祭祀。凡族中大小筵席,族众老幼,勿与同席而坐,勿与同器而食。或有以激发其羞愧之心,而改其行。如其复然,则不与接谈,并禀官究治,族中不准容留。非存心刻薄,盖为先人执法,其势不得不然。此在为宗首、族长、房长,能断之以义,勿避嫌避怨而后可。如此,或可惩一而警百。
劝善
人性虽善,而不移于习者寡。故恶有可惩,而善者又当用劝。不劝,则善者无以自见,而恶者将遂多也。夫人善实无穷,而劝善之道,大约有三:扶持,曰称美,曰纪录。扶持者,人有善行,或不免见抑于宵小。我帮扶之,务使善者之气得伸,而不坐视其见抑。称美者,人有善,我当彼而夸奖之,或对人而表扬之,使善者得有以自见。纪录者,其善难能而可贵,我详记之,他时可以入谱,而与孝义者为类。劝善之道,如斯而已。如斯,而善者乐于为善矣。如斯,而恶者可以自新,亦勉而为善矣。凡欲人为善,须用此法。
以上数条,皆最切要者,愿族众,共体此意,而为宗首、族长与房长者,更不可忽。

通训
敦孝弟,笃宗族,和夫妇。重农桑,务本业,尚节俭。敬师儒,训子弟,崇礼让。息争讼,和乡党,完钱粮。

总要
宗首非为专主祭祀,亦当为先人统率子孙。所以谓之宗首、族长者,所以佐宗首之不及,故古人谓之家相。族大人多,恐族长照管,亦有难周,又于每房,各立一长,谓之房长。愿我族人,永敦和睦,如有口角不平之事,不可遂至争斗,系在本房,即投本房房长解说。系是两房,则凭两房房长理论。如不遵断,然后凭宗首、族长,各房房长,于祠堂中讲明是非,禀告祖宗,以家法从事。应责者,系以下犯上。应罚者,系以上凌下。其年至六十者,则子弟替刑。有再不遵,禀官究治。
以上各条,言其大概,其为宗首、族长、房长,亦当先正已而后正人。有不公平,亦必受罚,若品行不端,心术不正,则又更换。族长选于一族,房长选于彼房,宗首选其子弟,禀明祖宗立之。凡此所言,无非为和宗睦族,承先启后,光宗耀祖起见。果然照此施行,行见家声不振,门第光辉,先人亦含笑于九泉矣。各其勉旃毋忽。

附:金山寺
梁记
功德主:原任黄平安抚使司都安抚候改文衔土官罗承恩、应袭罗袍;遵义道中军威远卫指挥使司罗天宠、应袭罗寿增;功德主:罗时中、时望、时雍、时叙,罗天眷、天培、天佑、天祜、天德、天相、天爵、天奉、天伦、天锦,罗绍信、绍祥、绍元,罗云鹏、云凤,罗挺,罗鲸,罗俊、罗甫、罗□,罗守俸、罗守忠,罗文明重建共立。
鐘记
大明四川道遵义军民府首县南乡清潭里金山寺开山铸钟万古之记:威远卫指挥使司指挥使罗天宠、荫袭官罗万英,罗时望、时雍、时叙,罗天眷、天佑、天相、天培、天爵、天奉、天锦、天伦,罗云鹏、云凤,罗绍祥,罗启贵,罗承宗、承惠,罗奉扬,罗鲸,罗俊,罗挺同立。大明万历四十年十二月谷旦。
祝发词
立施男祝发投词。信人骆应祜室人余氏同男世荣。
应祜夫妇,原籍内江县人。今占籍遵义,住居清潭里又三甲。情缘次男世玉,命犯三刑,理宜披剃,情愿投在清三甲金山寺僧太清师傅派下为徒,更名清元。太清师傅,原系僧伯朗真之徒。兹清元既为太清之徒,即承朗真法派。僧伯朗真念清元本系俗侄,又承其派,□将在寺所置常住水牛塘田壹坵、纸槽□田壹坵、坑口□田壹坵,又全堂乐器并圣像暨诸斋仪式均付与清元收执。自从祝发之后,清元务要遵守清规,听师教诲,祝延圣寿,报答四恩。此系恭对佛祖伽蓝,诸亲檀越。祝发披继,应祜夫妇,并无异说。惟愿法轮常转,僧俗均亨。立此投词为照。
大明崇祯五年岁在壬申十月朔日立。
凭功德主罗修迪、罗修凝、罗人表,地邻彭金爱、涂自贵、杜觉思、杨汉位,代书陈在敬。
认约
    立出认约,僧人通学、通明、智方今认到施主罗怀菴、罗任之、罗能之、罗及之、罗宗之、罗彰之、罗大先等名下。情因金山寺,原系罗姓香火,今见通学为人朴实,令其充当寺主。以后凡寺中田土,务归一佃耕种,不得零星散放,致生弊端。山林务须护蓄,不得轻易砍伐。交遊亦宜屏绝,不得花费谷米。鐘鼓早晚撞击,不得懈怠。其通明俗姓人等,不得来寺滋扰。智方务守清规,不得擅到俗姓肆饮。其每年所收谷石,务须报掌教。除应归费用外,尽为存积,以备修补。倘 有一端违例,认随施主等别行招僧,通学等不得扈 踞。今恐人心不一,立此认约为据。
    大清乾隆五十年乙巳岁十二月初九日立。
    凭证冯奠安、刘士道、徐振羽、江□、陈地宣、沈文光、杜淮、萧伦、郑君袭,代笔人郑云超。
又认约
立出认约,僧人玉堂庙住持僧慧轮,今认到施主罗搢先、罗源亨、罗源元、罗源活、罗源重、罗源沧、罗源芳、罗源洪、罗源尧、罗相乾、罗相美、罗相德等名下。情因金山寺僧广文师徒不守清规,致寺颓败。兹广文已死,其徒不堪住持。施主等将彼劣 徒逐出,另行招僧焚献。慧轮,见仪桥寺 僧,清顺师徒,诚朴勤慎,恪守 清规,招致门下。情愿保在寺中,充当住持。清顺师徒,亦情愿在寺焚献。自从到寺承领之后,清顺师徒务须克勤克慎,与佛 增辉。凡寺中山林,定护蓄。田土不得抛荒,亦不得容留匪类。寺中钱谷,除当用外,务宜存积,不得浪费。暮鼓晨鐘 ,不得疏忽。倘有一字不清,施主等即行逐出,清顺不得别生异言。此系慧轮承认担保,恐后无凭,立此领认约壹纸为据。
大清咸丰六年丙辰岁十二月二十二日立。
凭地邻李三仲、罗金先、罗洋遵、李汶、罗详遵,依口代笔罗世举。
田亩数目
    岩脚田 壹坵,大秧地壹坵,小秧地壹坵,桂花□壹坵,银碗□壹坵,大滥田壹坵,小滥田壹坵,火泽堡接连贰坵,三尖角壹坵,青杠林田壹坵,堰边大田壹坵,屋基田接连贰坵,大土堡接连柒坵,土壹幅,牛堰沟接连贰坵,碑田壹坵,坪上田壹坵,清明田壹坵,缘山坵壹坵,栀子窝壹坵,大脑壳壹坵。
附:玉堂庙
碑文    
神之以名宦为神也,见于史。功德之利赖民生也,盛于蜀。吾祖之作庙以祀之也,肇于有宋之咸淳。数百年间,祀事不替,殿宇叠修。迨国朝癸亥岁,庙貌重新,衮冕翟 服,闪烁座上。族人群诣殿庭瞻拜,三献礼成,退列阶下。有言者曰:“休哉!神其妥佑也哉!尚其呵护吾乡也哉!”余曰:“神之呵护吾乡,亦己久矣!生民以来,沧桑递变,吾人服先畴而食旧德,伊谁之力?独是神之为德,聪明正直,福善祝淫,不以祭享而加福,亦不以不祭而加祸。苟素履多愆,将求严谴之不暇,而遑问乎福庇?惟衾影之不愧,俯仰之无惭,即不祷祀以求,而神之眷佑,于是乎在请?与吾乡人士约:继自今,入庙而存敬畏,出庙而怀兢惕。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一言一动之末,必曰:‘神其知我乎?神其知我而罪我乎?’家敦礼让,人怀廉耻。父与父言慈,子与子言孝,兄与兄言友,弟与弟言恭,庶几克荷乎神庥矣!夫淳厚之乡,天不能为之灾,人不能为之害。而况有神之默佑呵护于其间哉!”众曰:“然,请勒之石,以为龟鉴。”
刑部山西清吏司主事壬午科同考试官原任山东青州府日照县知县康熙已酉科举人莱翁罗士柏敬撰。
书碑文后
    家自始祖平播,受封播州侯,子孙荫袭,此吾家官播之始也。入播后,科名官职,载在家乘。至万历庚子,因杨氏乱后,复有吴洪、卢文秀之叛,时丰公乃献土改流,易播为遵。其分袭黄平安抚司者,改袭州同知。本支袭宣慰同知者,改袭威远卫指挥使司。至康熙初年,万彦祖以足疾告休,由是裁卫设县。先君旋中四川乡试,家声亦赖以不坠焉。至于作庙祀神,施舍常住者,远则茶瑶寺、马坪、尚家坝、鹿角坪,近则金山、玉堂、永兴等处,田边地界,均有舍帛 。兹玉堂庙常住田土山林界畔 ,应勒石镌碑,传之永久,庶先人之意亦永久而无穷。为此勒石,布告后之来者。
    实计茶果田壹坵,猪羊田壹坵,羊子畘 田壹坵,骆宅外大路下长田壹坵,穆家林马跑井水田叁坵,庙前后左右山林田土及邱家榜田土均系庙上管业。
    国子监太学生援例贡生候选直隶州分州铁菴罗煜谨评。
又碑文后
    生员罗立章、罗立扬、罗立级,逸士罗锺等管理除培修外,以余银得买李姓螃蟹畘田壹坵,粮伍厘,在猪羊田契内李思堰取水。庙中得买刘姓雷家榜长田壹坵,粮陆分,皂角井取水。买罗姓安抚司路边长田壹坵,粮壹分。以上皆历年买置者。
    大清道光十八年戊戌岁五月初八日廪膳生员罗仁骥谨志。
田亩数目
咸丰三年癸丑岁二月十二日,族众偕往将先人施舍在玉堂庙中田,及庙中置买田,并庙地开垦田亲身踩踏,实计大坟后田伍坵,大新田壹坵,新田坎下叁坵,路坎上叁坵,路坎下叁坵,大方田肆 坵,螃蟹畘田壹坵,猪羊田贰坵,茶果田壹坵,柿花树田贰坵,马跑井田叁坵,石版滩田叁坵,坟山脚田壹坵,杉木堰田壹坵,雷家榜田壹坵,安抚司田壹坵,通共叁拾伍坵。又计忠爱堂公田,连陞礄路边大滥田壹坵,案山堡田肆 坵,山脚顺山田肆坵,通共玖坵。
同月同日,清渠源活记。
是庙之修也,创于有宋之咸淳。其重修也,在国朝康熙之癸亥。其移修也,在乾隆之丙辰。闻诸先人,雍正年间,太守赵公讳光荣者曾至其处,有题额曰“玉堂胜境”,则其庙之规制不同于今也可知。后之司庙中事者,佃耕庙中田者,能体先人作庙之意,以事为事,勿存私心,庶几斯庙亦有辉煌之日也乎!

附:永兴寺
捨白
    立捨白人 生员罗士极,今将祖置田土壹分(坐落地名忠十甲,粮载清潭里六甲,条粮柒钱壹分),年来因边远不便耕种,田地几成汙 莱。因同弟士柏、士植等较议捨与忠庄里永兴寺住持僧祥惠永作焚献常住。其条粮宜归,剔入僧户输差,无得有累施主。此系发心施舍,增广千载山门之念,永远存照。
    实计条粮柒钱壹分,茅鸡田壹分,曹家湾下田壹分,龙井对面大田脚田壹分,寺右烧香田四坵,湾的土壹幅,俱照界畔管理,无得侵占。天地鉴察,佛福永佑。
    大清康熙十一年壬子岁正月十五日立舍白人罗士极。
卖舍约
题匾上条规词
    自古无不败之寺,亦无败而不兴之寺。然败焉而兴,兴焉而复败者,非兴之难兴,而永兴之为难也。
    梅桥宝 刹,建自国初。始创修者 ,为许公登瀛。康熙十一 年,家先人士极、士柏、士植三公,因其无常住也,乃以先人所置 田土之边远者施作常住。 额曰“永兴”,此意良可思矣!
    无如人心不一,寺之兴败亦 复不常。上年内颓败,有不堪言者。迩来地邻施主 共为安排,较近妥帖。至于后之兴败,则不可知 。窃念寺之败也,有因。其兴也,亦有自 。所以败,败于僧也,亦地邻施主 之疏略也。所以兴,兴于僧也,实地邻施主 之扶持也。兹者当其败,咸欲其兴,共议成规数则,俾后来者遵而行之,是 亦永兴之一道也。细论条目,别为次序如左:
    一、田土山林永不与人掉插,不准顶,不准当,更不准卖。凡卖阴地及讨阴地与人葬埋,一概不准。
    一、青杠林永不放蚕,所有竹木理宜护蓄。不讨与人,亦不准擅卖。惟寺中当用,取用则不禁。
    一、地方永不招人。其已招者,如佃钱不楚,或不守本分切宜,不准住坐。
    一、山土每年共收高粱 三斗,麦子二斗,黄豆四斗,照佃约收。
    一、茅鸡田全分,耕者认谷三石二斗。寺中田,耕者均分。凡认者,不少租分者,无私漏永不换田加租。
    一、田土固不另佃加租。如僧人欲自行耕种,则佃者不得虎踞。
    一、僧人每年各给谷三石五斗以为衣食之费。若自行耕种,则照佃户施行。其衣食之费,仍然如数给予。
    一、僧人有死亡者,其衣衿 棺椁 坟茔之费,多则给银贰拾两,少则伍两。以年之老幼,人之臧否 分别开销。
    一、谷米银钱永不借贷赊欠。凡僧借贷赊欠与人,则僧听罚。凡人借贷赊欠与僧,不准来寺中问及取讨。
    一、僧须守僧规。除死葬寿酒外,不准擅入人户。为地邻施主者,须各有体统,不可令妇女到寺烧香观玩。
    一、□□□□□□□赌博,游僧一概不准。倘有估踞,□□□□□□□□□□公论。
    一、□□□□□□□□□□□寺。其无故游荡者,以……
    一、□□□□□□□□□□□□□准,少即三四□□□□□□□□□□□□□□地邻施主共知。
    一、□□□□□□□□□□□□□净。其烧香及撞□□□□□□□□□□□□□□□不准。
    一、□□□□□□□□□□□□□□□□□□□□□□□□□□□□□□□……
一、□□□□□□□□□□□□□□□□□□□□□□□□□□□□□□□……
    一、□□□□□□□□□□□□□□□□□□□□□□□□□□□□□□□……
一、□□□□□□□□□□□□□□□□□□□□□□□□□□□□□□□□□□□□,地方不准住坐,田土不准佃耕。凡一切须避嫌疑,不准买卖。
一、为地邻者,须念寺为香火之所,理宜照应。且施主既远,望近邻不可谓寺之兴败无关荣辱,遂不关心。为施主者,须体先人意思,倘管事而从渔利,永堕地狱。
一、每年十月内齐集算帐一次,有不公平者祈神鉴察。
以上各条,罗源活、罗源乾、罗源勋、罗相玲、罗相柱、罗相彤等共议,无非为永
兴寺之永兴起见。凡不便于僧,不便于施主,不便于地邻者,各宜鉴谅。
道光拾肆年甲午岁小阳月谷旦敬立。
下殿正梁担:拣选县正堂祝文震沐手敬书。
下殿左梁担:合同管理、议修:施主罗源重、罗缙先、罗源雯、生员罗源活、罗相玪、罗源亨、罗相彤、罗相震。
下殿右梁担:合同管理、监修:地邻举人祝文震、监生冯龙光、余锡、杨泉、杨泰、颜怀禹、王怀勋、颜怀容、祝文彬,石匠吴姓、木匠吴金成级才锺文章。
下殿看梁担:永兴寺□□□□□□□□□□□,创修慈音寺师公……。
道光叁拾年庚戌……。
词状
    具禀 呈生员罗源活,廪生罗相玲,民罗源雯、罗相郑、罗相彤等住清一甲,为恳逐另招,神人两感事。
缘忠庄里永兴寺常业,历系生民等先人乐助招僧,一切香灯谷石均僧自料。昨年六月,因僧化念不守清规,经邻里人等驱逐。其徒浩义,仍在寺焚献。后因浩义顽劣 ,不堪住持,故生民等集央僧纲另委了元赴寺住持。化念又复至寺,无端滋扰,被邻人扭解。有大觉寺僧慧理代出认字,求给衣单与化念,使彼另寻庙栖。不料化念将银摄讫后,又复来寺估踞,以致了元辞归原庙。本年四月,该邻举人祝文震,国学冯龙光等得彼恶迹,仍将化念赶逐,并通知生等互议另招。无奈浩义受师化念嘱托,放□撒泼,不许另招。窃思生等既远,地邻又不能管束。化念虽不在寺,而浩义实系其徒。若不云集呈叩,祈提究逐,将来师徒胡为,庙貌倾颓,神人难安。为此禀,乞计开被禀劣僧化念、浩义。邻证举人祝文震,监生冯文龙,民杨泰。大清道光二十八年戊申岁五月十三日立。
认约
立出认约。
僧人化念,同徒浩义,情因居住永兴寺,不守清规,去岁六月内被人□获。化念畏邻送究,即行出寺躲藏,继后与徒浩义商议于十月内至寺住居。迨今四月,又犯清规,即往大觉寺寄居。私造帐簿 ,意图挟制施主,浩义胆敢透漏寺中米谷周济化念。以致施主罗源活等查知,即以恳逐另招情词控准,差提倘经讯实,难免被责。今僧师徒自知已错,情愿出具请认字据,请祝老爷印文震,冯老爷印龙光,刘老爷印明等帮僧师徒,相劝施主等从宽免究。所有帐簿,实系私造挟制施主。至今寺中银谷支收各项已于贰拾陆年凭邻人杨泰,刘老爷印明,冯老爷印龙光等交明交楚,书有交单,并无亏歉。化念师徒从今下寺,永不来寺滋扰。倘再入寺,认凭施主协同相劝邻证送官处治。恐口无凭,立出认约一纸存据。
大清道光二十八年戊申岁六月二十九日立,出认约僧人化念同徒浩义,凭邻证杨泰、刘明、冯龙光、祝文震、余正模、黄世发、颜怀容、杨金现、余含兴,依口代书颜锡龄。
合约
立会同合约。
永兴寺施主罗源活、罗源亨、罗源雯等,地邻祝文震、冯龙光、杨泰等,情缘永兴寺近来无有妥僧,以致常住亏欠,香灯冷落。施主罗姓等距寺较远,情愿邀请地邻人等协同经理。地邻等亦情愿帮理,不能辞责。当下面议,嗣后寺内谷米、银钱出入、住僧臧否,互相管理稽查。倘寺僧仍蹈前辙,地邻、施主同心禀逐,两无推委。其有施主、地邻,贤否不一。如地邻中有不自爱惜之徒来寺骚扰,透漏侵蚀等弊,施主邀同地邻禀官究治。施主族内有不自爱惜之徒来寺骚扰透漏侵蚀等弊,地邻亦即邀同施主禀官究治,不得推委。凡此,无非为寺院之兴旺,香烟之茂盛起见。属在同议合约人等理宜各尽各心,时凛明威之赫濯 ,将见山门之永旺,佛 法长兴矣!如有起心侵蚀,从中渔利,祈神鉴察,本身受无穷之灾,子孙遭绝灭之祸。自作自受,后悔无及。至于人生修短,自有定数。百年以后,各家子孙,俱宜仰体先志,继继承承,庶此寺庙貌永无败坏之虞,即各姓子孙长叨神明之庇佑也。已因立合约以为据。
大清道光二十八年戊申岁七月初八日谷旦,地邻余锡、颜怀禹、杨泰、祝文震、冯龙光、颜怀容、祝文彬、王怀勋,施主罗源活、罗源雯、罗源亨、罗搢先、罗源重、罗相震、罗相彤,依口代笔罗相璘书。
交约
立招僧交给常住。
施主罗源活、地邻祝文震等,情因前僧不守清规,施主、地邻等禀官凭堂驱逐,暂觅游僧心全在寺焚献照理。原未将常住交给,不意心全于本年九月内病故。施主、地邻等访知,四灵庙僧宗和谨守佛规,其徒众等亦克遵规戒,故特招伊入寺承管,即将永兴寺常住全业交与宗和,其常住田土山林地名界至抵止具铸在本寺鐘上。自交给以后,任随宗和师徒耕输管理,施主地邻不得阻滞,亦不得藉 故生端侵蚀寺僧钱谷,并不得无故入寺估索酒食及吹烟赌博任意滋扰等弊。如地邻之中及施主族内,或有不自爱惜藉故磕索者,许僧邀同施主地邻禀官究治。其有无故入寺估索酒食估斫 竹木及吹烟赌博等事,许寺僧鸣鐘击鼓请集近地邻一同驱逐。其驱逐不去者,寺僧仍邀同施主地邻禀官究治。至于往来官差,若有无故入寺骚扰者,亦准寺僧邀集主邻一同驱逐。此系维持三宝,所以同议章程,交与寺僧办理。僧宜遵而行之,将来永兴寺之名庶几永兴而不至倾颓矣!交约是实。大清道光三十年庚戌岁十月初八日立。
施主罗搢先、罗源亨、罗源雯、罗源活、罗源重、罗相震、罗相璘、罗凤三等同
地邻祝文震、冯龙光、余锡、杨泰、颜怀禹、杨泉、颜怀容、祝文彬等同立,代笔罗相璘。
认约
立应承管理接庙认约。
僧宗和同徒慧理,情因永兴寺焚献僧病故,地邻祝位东、冯德符、余锡、杨泰、颜怀禹、杨泉、颜怀容、祝文彬,施主罗搢先、罗源亨、罗源雯、罗源活、罗源重、罗相震、罗相璘、罗凤三等知僧谨慎,招僧入寺承乏管理。僧既蒙招致,理宜永守佛规,情愿出字认承。入寺后,即速就期竖立下殿,继修山门,以毕前全之愿。从此勤俭,自矢苦耕,积俟余金,充足后即行改修上殿。务令庙貌巍峨,佛容整肃,乃堪为施主地邻增光,且足为法子徒孙之准。若徒在寺,华衣滥食,浪费常住,更或嫖赌吹烟,好饮滋事,以及招集游僧匪徒吹烟赌博,一切不守清规,听凭施主地邻协同驱逐。在僧不得以入寺之后,花费己金等语塞责,因而估踞,不肯下山。若其如此,准施主地邻禀官究治。此系自愿,谨守佛规,以报知己。若相传已久,凡孙徒有犯规戒者,准施主地邻之子孙禀官究治。认约是实。
外议茅鸡田租谷捌石,理宜存贮 以为补修之费,寺僧宜留心照理,不得花销。
大清大清道光三十年庚戌岁十月初八日立。应承管理接庙认约僧宗和同徒慧理,担保僧师怛华 ,凭人万福寺宗映、宝峰山宗秀、城塘慧渡、化月、四灵庙地邻张丰台,代笔人罗子猷。

附:朝阳寺
付约
立付约人罗煜(以下照底本录 )
粘单
计开杜行简(以下照底本录)
呈词
具呈监贡生罗煜,系清一甲人,为监生(以下照底本)
认约
立领认约人瑞安(以下照底本录)

附:马坪寺一名报恩寺
呈词
具呈举人罗钜、监生罗衡先、藩役罗选庵等住清一甲为叩勘究拨事。
缘钜等远祖罗其宾居官之暇,敬信神佛,曾舍业建庙十余处,俱有碑记。又于近地立碑二面,总记各寺庙额,原期永垂弗灭。乾隆五十二年九月内,钜等赴清八甲马坪寺敬香,见寺倾败,碑文藏灭。其僧等分住三家,各肥亲族。故是年十月,钜等以藏碑灭本等情具呈。前任程主蒙批:粮既有捌两之多,并非出不敷用致庙宇颓毁。其中非僧不安静,必系俗人霸占寺田。候饬斋长僧会,约甲邻会查禀夺,业经斋长陈伟同前被革之僧会普全往查。不意清查归回,斋长陈伟病故,遭普全受贿捏复销案。钜等冀 僧众知儆,自必改过,亦未复禀。岂知今更肆行无忌,每年仅闻丑声,未见修补。且僧俗结党,殊骇听闻。因思前人遗爱,何忍坐视。与其将此田之全供无耻焚僧之费,不若以此产之半培有用寒士之需。惟叩作主,查勘分拨,以作科岁童生卷价,给卷户耕栽,不得需索分文。仍留一半在寺,着僧会另招妥僧焚献。则士民沾感,神佛共幸矣。
批词
该举等因祖遗庙产被僧人花费租息,愿将田分半捐作科岁两考童生卷价。虽属义举,但须将是何寺庙,原额田若干亩 ,今应分捐若干亩,其存田若干亩,是否足敷寺僧食用焚献之费分晰开列陈明,以凭酌核查勘察夺。
续词
为遵批陈明事。
缘本月十八日钜等以叩勘究拨情词具呈。马坪寺僧如庆等在案,蒙批:该举等因祖遗庙产被僧人花费,愿将田分半捐作科岁两考童生卷价。虽属义举,但须将是何寺庙,原额田若干亩,今应分捐若干亩,其存田若干亩,是否足敷寺僧食用焚献之费分晰开列陈明,以凭酌核查勘察夺。
遵奉批谕,理合开陈。查此庙,原名马坪寺,又名报恩寺,系钜等远祖罗其宾建舍。历今世远年湮,且离钜等住处边,故原额田土不能周知,未便分晰开陈。得闻从前亦有僧人将租息增买,共粮捌两有零。钜等之往清查,因先人于万历年间,在近地宝光寺、玉堂庙二处镌碑垂后,总载有金山、玉堂、马坪、鹿角坪等处寺庙之名。别寺俱属安静,尚认施主。惟此寺毁去遗碑,仗伊有恶佃五十余户,以致僧俗糊为。是以钜等恳恩勘拨一半条粮四两之田土捐充卷价,仍留一半四两之田土在寺焚献。惟叩提唤僧等,呈验舍白契约,究伊有无别姓施主。并饬该地约保,协同僧首开陈田界,及佃户姓名。庶藏碑难掩,俾地棍亦无从隐占常住。不胜为 恩,便为此呈乞。
批词
    候饬约保协同僧首,将该寺经管田土分晰开陈,以便核夺。僧首禀批,候唤僧人胜遂,即带该寺契纸,并拘李习儒父子及约保等赴案查讯察夺。
田亩并出谷数目
    玉家田五坵壹拾伍石叁斗,高坎子田壹坵壹石叁斗伍升,白家田大小壹拾伍坵拾石壹斗,水井坪伍大坵壹小坵陆石贰斗,土地坝田伍坵陆石捌斗,长田壹坵弍石伍斗,下坝田肆坵捌石,盛卦畘田壹坵伍石弍斗,通塔窝田大小叁坵玖石,王家榜大小弍拾柒坵肆拾壹石肆斗,棉花畘田肆坵又沟坎田弍坵共弍拾壹石,老蒲田大小拾玖坵弍拾石,岩堰头田陆坵捌石壹斗,龙牌田陆坵捌石弍斗,石郭田陆坵陆石,中坝上分拾伍坵下分拾壹坵共壹拾陆石伍斗,清塘堰田下分大小陆坵上分并台上田共壹拾壹坵弍拾石,鸭溪口田三分共弍拾壹坵叁拾壹石。庙内仓六间。
    以上壹拾玖处田亩共计壹佰柒拾柒坵,共计出谷弍佰肆拾石零弍斗伍升。系寺僧指点,僧首及约保踩踏,乃相与计议批评者。外有中坝中分田、马流光田及沙坝田未曾指点踩踏,故田亩坵数与谷石数目并未注明。
此数纸系从旧书柜中搜得。按:先介如公此举,其属至当。而事犹不遂行者,有滥衿王姓,
受寺僧贿,从中作弊,总以田少僧多,食用不敷为辞。及介如公请官亲勘,县主周又复迁延
日期。后介如公往綦江族人祠堂踩门,滥衿又乘公不在,即怂官亲勘。官命寺田以插标为记,
衿命寺僧其田仅以一半插标,引官勘验。遂信田之少也,故不果行。闻之介如公,此举邑中
绅士亦有公呈进官,词内有云:“与有以有粮之田,养骄淫于缁衣秃子,不若以不费之惠,
溥利赖于黄卷诸生。”事之不行,此衿之辜不小。后此衿出贡后,以他事贪贿被革,亦见报
应之不爽矣!清渠源活记。

附:茶瑶寺
碑记
(俟查核补录)

附:鹿角坪
碑记
(俟查核补录。以后数款,底本未见。故照原题目照录。大清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岁五月中浣日四十五世裔孙凤鳦照清渠源活老人昔存底本录书于谱。因昔年修谱时,此数款版记未告竣。又因兵燹,将版移付藉城关圣庙自代当二处。自肃平后,清回刷印谱书,便知版有遗失。故此后刷印装订之谱,有书录添存为记。以后所添修慕采访衙内各房,已在未在后世人等续记于谱,并各坟山禁止碑华表碑文亦录于谱。此该凤鳦亲笔书。)

 

 

 

播州忠爱堂罗氏祠庙辑录新闻录入员:luoshi (共计 6097 篇)    

 ·上一条: 播州忠爱堂罗氏宗谱叙 (3-28)
 ·下一条: 播州忠爱堂罗氏坟茔辑录 (3-28)
 相关专题:
 尚无信息
 相关信息:播州忠爱堂罗氏祠庙辑录
 尚无信息
╣ 播州忠爱堂罗氏祠庙辑录 会员评论[共 0 篇] ╠
╣ 我要评论 ╠
姓 名:   密 码:
资料搜索



尚无热门图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管理入口 |
授权使用:罗氏通谱网 技术支持:神舟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