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通谱网 回到罗氏通谱网首页 | 会员登陆 | 会员退出 | 会员注册 | 会员列表  
 
罗氏溯源 罗氏动态 罗氏世系 历代名人 文献文物
当前位置:罗氏通谱网 > 阅读新闻

柏林罗氏的起源和发展

时间:2017-02-21 16:29:17 来源:罗氏通谱网 作者:罗时实 阅读408次

 

        现今江西南昌县之柏林起源于我国历史上三国年代的东吴青州之北林。从北林往西十余里是滔滔滚滚的赣江,过江后西北方向一大片地方就是豫章西山(现属江西新建县),古时之豫章郡大体上就是现今的江西省。从北林往北二三十里,赣江的西面是豫章西山,赣江的东面是豫章城(即现今之南昌城),南昌城和南昌柏林之间直躺着一个象湖。从北林往西十余里到达赣江后,再往南沿赣江上溯数十里,赣江两岸就是丰城县。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新建县和南昌县列为南昌市的郊区,二十一世纪初南昌县柏林划归到南昌市小兰经济开发区,古时之豫章西山和南昌柏林现在都直属于南昌市。豫章柏林罗氏的发源地就是我国历史上三国年代东吴青州之北林。豫章柏林罗氏基祖瑭公祖居地是豫章西山,瑭公初次走上社会创业是在青州北林,北林因瑭公广种柏树成林而改名柏林。柏林和瑭公是紧密相连的,罗瑭亦号罗柏林。瑭公长期传道的基地是在丰城池山,后池山改名为罗山,有大罗山和小罗山。
        一、柏林的诞生
       据豫章罗氏家谱介绍推测,公元244年(蜀汉延熙七年甲子)瑭公24岁入居北林同黄氏成亲。公元249年(蜀汉延熙十二年己巳)瑭公29岁时携原配黄氏及子女由青州北林迁居到丰城池山,再在丰城池山继娶学道师母之千金谌氏,以后瑭公数代都在丰城池山定居,从此丰城池山又名罗山。瑭公一家在柏林居住不满五年(244-249前)。瑭公24岁入居北林迨70年后(大约公元314年)发现早年广种的柏树已成柏树林,因而北林改称柏林,罗瑭亦号罗柏林。西晋太康间(280-289)瑭公60岁后,因吴主降晋,司马氏晋朝统一全国,祖父罗霄由萍乡回到故居西山武阳仿效屈原殉节仙逝,由此瑭公联想到自己作古后的去处,考虑再三,决定要把柏林作为自己的故乡,百年后安葬柏林。因为柏林是瑭公开始成家立业之地,是瑭公走上学道传道人生之路的第一站,始而得到岳丈黄向公的青睐,得到贤内助黄氏,继而得到民众的爱载,像神仙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得幸福美满,瑭公殁后在柏林旧居屋后株树山柏树下长眠。公元466年豫章第19世智慧公迁徙柏林居住,从公元249年前瑭公举家离开柏林后到公元466年瑭公七世裔孙智慧公再迁入柏林居住,间隔有217年之久(249 --466),此后才真正有了柏林罗氏。
        瑭公60岁后常来柏林旧居小住,并在柏林扩种柏树。目前柏林尚存的遗迹有“剑井”,传说瑭公因梦得剑,用剑掘井,剑赠道友许逊。柏林古时之遗迹十分丰富,然而现存的柏林遗迹却只有“剑井”一处。
        古时候有个叫钱起的人,对“剑井”题诗曰:片霞照仙井,泉底桃花红,那知幽石下,不与武阳通。
        这首诗的前半段,作者赞颂剑井的美丽景观,彩霞照映仙井下,井底的泉水水面显出像桃花般的红艳;后半段叙发了作者触景生情,发出感慨。武阳可能指瑭公祖父罗霄。罗霄的父亲季实从小过嗣给武阳的薛令羊,晚年再回头改姓罗,罗霄是三国时代孙吴政权的安城郡郡守,随着孙吴政权最后被晋朝灭亡,罗霄回到武阳旧居地,仿效屈原殉节仙逝;罗瑭是罗霄的孙儿,出生地在珠公祖居地涂埠。罗霄仙逝后瑭公可能回武阳做过道场。瑭公反对自杀成仙,也就是反对自杀行为,提倡珍惜生命,珍惜父母给的身体。显然瑭公不赞成祖父罗霄殉节,孙吴政权已经灭亡不可挽回,殉节自杀无济于事,而且认为是不孝的行为。所以瑭公作古后,幽灵不会同祖父罗霄相聚。作者断言柏林幽石下不与武阳通。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没有共同的语言,谈不到一起去,谈不拢。这些也是“剑井”的文化底蕴之一。
        二、柏林的兴起
        瑭公五世裔孙企生公于公元398年曾佐镇江陵郡守殷仲堪为功曹,力劝上司殷仲堪召集同镇臣僚仿效古先圣奉五命登坛盟誓,同心协力为晋办事。“同镇臣僚”包括后来谋反的桓玄。桓玄提前出兵擒获企生公,殷仲堪投桓反晋,企生公忠晋不叛变,公元399年殉节遇难,公就义前留有《死节》遗文一篇。文中回忆了自己经历一生的主要事件和心情变化,感人肺腑。企生公以“忠”著名(详情请见《忠孝义士企生公人生解读》);企生公弟弟遵生公奉养老母胡氏抚养孤侄昌,以“孝”闻世。遵生公背母携孤儿,束兄骸潜居原祖居地涂埠,安葬兄长企生的尸骨。企生公遗孤昌一生发誓为父报仇。公元402年逆贼桓玄废晋帝自立为帝,公元403年被东晋旧臣刘裕率众消灭,迎晋恭帝司马德文复位。公元420年刘裕废晋建宋,历史上称为南朝宋,或刘宋,这时尚未引起社会震荡。公元466年(刘宋泰始二年丙午)豫章第19世智慧公按照父亲昌公(394-466)的遗愿迁徙柏林居住,成为柏林北房支祖,并在柏林建筑“哀忠台”祭祀祖父企生公。同年(公元466年),豫章太守,企生公的表兄胡藩奉刘宋太宗皇帝玺书(盖有皇帝印章的御书),令尹鲁赠匾“一门忠孝”悬于柏林瑭公旧居南池塘宅门口,立祠奉祀,尝以正月祀以中牢。有诗赞曰:
        哀忠臺 则立
        歃血臺荒不再盟,乱臣背主逆谋生,功曹有志扶元气,镇国无能佐太平。
        龙去鼎湖云渺渺,鹤归华表月明明,渡头芳草依然绿,肠断牵衣驻马亭。
        一门忠孝 成用新昌柏林
        灵秀西山诞降神,古今旷世见斯人,弟安胡母期昌后,兄抗桓玄肯弃身。
        忠义堂堂光上国,孝名赫赫重儒绅,旌祠俨雅遗容在,特致虔恭解荐蘋。
        从此以后,到柏林祭祀瑭公和企生公的人逐渐增多。
        由于瑭公最初广种柏树,柏树早已成林,大树参天,百鸟齐集,柏林的自然环境十分优美。公元472年(刘宋泰豫间)昌公次子智亮公也迁居柏林,成为柏林南房支祖,到公元484年(齐永明甲子),智亮公见内乱不止,又痛祖父死非命,故终身隐逸不仕,望西山之秀色,景物鹇,便在柏林里后山建楼,号曰“退居楼”,表达避世之意。有诗赞退居楼曰:
        退居楼 宋直阁建昌府磨刀李燔,字宏斋
        “绿树枝头岁月深,白云归岫自无心,半窗明月半空字,一枕清风一枕瑟。
        门外黄鹂同笑舞,梁巢青燕共讴吟,闲来独倚栏杆外,满耳松声韶护音。”
        智慧公的儿子昭祖光祖(豫章第20世)兄弟俩在哀忠台右侧又建筑有“寿亭”,纪念父亲智慧公。
        可见,在南北朝时,柏林罗氏便开始出现生气蓬勃的景象,人丁兴旺,景色秀丽。
        三、柏林的昌盛
        由于柏林的自然环境优美,还增加了一些人造景观,由于忠孝义士企生公和遵生公俩兄弟的盛名,由于官府送匾“一门忠孝”褒扬,慕名来柏林祭祀、观光的人逐渐增多。柏林的人造景观也逐渐增多。
        据《柏林谱》记载,唐朝柏林南房支元幹(594--?,豫章23世)在柏林宗祠侧建筑有“南溪书院”;唐朝柏林南房支宏庆(讳欢,702--?,豫章第29世)在南昌柏林花园,建筑有“百花台”;尤其是唐朝柏林南房支竹居士绍恺(723--?,豫章第30世)在南昌柏林石池塘北边瑭公旧居旁建筑有宾贤处,有独特的创意。竹居士绍恺在池塘上用石块支起,建造一个水上娱乐大厅,招待雅士贤友,读书讲学,礼宾集义,谈天说地,叙发情怀,酌酒吟诗,观窗外景色,叙人间真情,人处天地间,万物为一体,日月星辰,清风明月,鱼跃鸢飞,以养性情。娱者络绎不绝,不觉一厅之小,犹如乘舟同游。游者多为官吏,故改名为“官厅”,或“官厅堂”。家谱记载:“结石於池创厅,於上读书讲学,礼宾集义,以天地为一腔,以万物为一体,以贤才为学问,以星辰为文章,以清风为襟怀之东,以明月为风流之豪,天高地下鱼跃鸢飞,以养性情,一室之内以自适,酌酒宴贤临流赋诗,所以游目适怀极视听之,娱者不可胜记,盖将忘其一厅之小,而与造化同游也。”“时殿中丞陶公达、校书郎刘全一、团练副使柳渾、采访班景倩、刺史张镐、判官李方,立权德兴列君子,集贤於其中。故御史大夫海南周墀题曰“官厅”,盖取公物无我之意也。而天下之达道又於斯厅见矣。”这种盛况延续到了宋朝。这种娱乐厅在古代实为罕见,没有包房,难寻醉生梦死,情趣高雅;没有,娱者以天地为一腔,万物为一体,忘却一厅之小,但觉与造化同游,情调高尚。
        公元812年(唐元和壬辰)柏林南房支绍慎公(736--?,豫章第30世)开始建造“报本堂”,内有柏林罗氏大宗祠和柏林花园;唐朝旅居福建的遵生后裔邵京(873--?,豫章第30世)邵吉在柏林报本堂建筑有“望烟楼”,观望柏林里谁家断炊,赠之以食,赈贫;为了有效地管理宗族社区,唐朝柏林南房支仪仁公(讳仪和,791--?,豫章第32世)同会稽宗人旅居福建的遵生后裔邵京(873--?,豫章第30世)在柏林报本堂右,建筑有“罚挞台”,以惩恶,作为宗族管理的一部分。后中成徙其台座为般若院,佛座遂废,江西运判鄱阳彭汝励题匾,在柏林报本堂左筑亭,又题“劝义亭”匾。【注:上述唐朝时的建筑具体时间不详,基本上是按建造人出生先后顺序排列】
        四、柏林的衍庆
        唐朝灭亡后五代十六国时,南唐柏林南房支颖(885—976,豫章第34世)公在南昌柏林报本堂前建造有“沂水阁”。颖公曾主持编篡一卷《豫章罗氏族志》,宋初开宝年间(公元968年)完成,并写了一篇《豫章罗氏谱序》,先祖源流上溯到祝融,后收集了眉山苏轼写的“罗氏谱赞”。
        从《柏林谱》的记载来看,豫章第42世以前有大量的迁居异地的柏林罗氏宗人记录在“谱图”和“名宦录”中,可能这些宗亲都在柏林里集中修谱。清道光年间编撰的《罗氏大成谱序》记载:“罗氏为豫章郡望,派衍繁盛,星罗苍布,晋宋齐梁之间际,散居天下,难以会归,惟柏林衍庆,有会归焉。”这些描述同《柏林谱》的记录相互印证。南宋时徙居福建沙县的遵生后裔仲素公(豫章42世)同柏林的宗亲有着密切的交往,并且同清一起在柏林罚挞台右侧建筑有“邀月台”;南宋时柏林南房支盛得(豫章第43世)及父能甫建筑有“自新书院”,朱文公书匾,又书六有斋匾。南宋时柏林北房支应新(豫章第44世)因祖父植槐而建筑有“槐荫塘”。
        还有许多徙居异地的柏林罗氏后裔同柏林没有联系。
        柏林瑭公的长子长孙钟公的曾孙罗纲(315-405,豫章第18世)和罗结(317-436,豫章第18世)在南北朝时代的北朝北魏(鲜卑族拓跋部人,祖昭成皇帝)世代做大官,家族在山西一带有名,历史资料误认为罗结是少数民族改姓罗,实际上是柏林瑭公的后裔,先祖世代源流清晰,不容置疑,《柏林谱》的“名宦录”皆有名,但后裔同柏林没有来往。
        唐朝长沙王罗弘信(836-898,罗宏信,豫章第29世)、邺王罗绍威(862-964,豫章第30世)父子,在历史上很有名气。查《柏林谱》的记载罗弘信及其次子绍威归属于柏林上巷分支,先祖源流清楚,《柏林谱》的“名宦录”皆有名,后裔同柏林也没有来往。
        豫章第35世遵生后裔徙居福建宁化的元杰公的曾祖父仪贞公早年从豫章西山徙居吉水,带去了一套豫章罗氏谱系。元杰公(豫章第35世)于公元984年回家着手收集永平、襄阳、长沙、豫章西山(没有包括南昌柏林)、山东、浙江等处的宗亲族谱资料,历尽艰辛,114岁高龄督侄立行(豫章第36世)纂修族谱,并集欧阳修、刘敞二先生作序,历时六年(1049-1054)告成,已经上溯到祝融,编篡了《罗氏流传世谱》。这份家谱没有提到“柏林”,《柏林谱》上也找不到元杰和立行的名字。显然,这时已经分道扬镳了。
        豫章第30世柏林南房支绍经,字軿,唐天宝间(公元742年后20岁左右)以明经授临清尉,历任至吉州刺史,即吉安府,后因家郡城田冈,《柏林谱》的“名宦录”有名。绍经的长子周吉,唐贞元间仕校书郎,居吉水郡东陶银塘,《柏林谱》的“名宦录”有名。周吉的曾孙豫章第34世崧公和崱公,崧公仕唐平江司牧,转升咸阳太守;崱公唐武宗乙丑科(公元845年)攫进士第,为工部侍郎,仕至节度使。崧公和崱公离开祖居地南昌柏林已经有四、五代之久,音信杳无,于是在《柏林谱》的“名宦录”中便无名。崧公的后裔称其为吉水东陶银塘始祖,崱公成了庐陵秀川始祖,后裔主要分布赣南和湖南,不乏高官显位者,例如明朝状元罗洪先。
        罗颖的堂弟罗彦环,从小随父经商在外,后追随赵匡胤成为宋朝的开国元勋之一,宋太祖对有功的大臣实行削官厚赏的政策,被谴往广东南雄珠玑巷开基立业,同家族失去了联系,直至目前修纂《中华罗氏通谱》之机才能够续接到先祖的源流。详情请见《南雄珠玑罗彦环家族谱谈》所论述。目前广东彦环支脉后裔达百万之众。
        北宋末年政和年间(公元1111-1117年),豫章人士柏林南房支罗富奉宋王朝使命到高丽,恰逢金兵入侵高丽,只能亡命南下,未能回朝复命,后改姓韩,留居高丽。高丽王朝慕公奇才,招募为高丽正议大夫,擢监门卫三品上将军。荫妻育子,裔得虬,其后裔在韩国名望渐高,再恢复罗姓。至今韩国罗富后裔有12万,估计朝鲜也有8、9万,总共20万以上。公元1994年5月韩国罗洲罗氏中央宗亲会副会长罗龙柱父子乘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东风,到南昌柏林寻根问祖,找到了罗富的豫章罗氏根基。罗富是豫章第38世仁老的讳名,也是现今南昌柏林罗氏宗人的先祖。
        上述这些分支同柏林罗氏早已失去了联系。最近才得以续谱。
        五、柏林的衰落
        宋季兵燹,报本堂惨遭破坏。公元1291年(元朝至元辛卯)柏林南房用政公(豫章第46世)再建柏林报本堂。元季兵燹,报本堂又惨遭破坏,公元1371年(明朝洪武辛亥)柏林南房汝昇(成昇,豫章第48世)和子彛(彦生,豫章第49世)三建柏林报本堂。明朝永乐年间(公元1403-1424年)朱元璋的第17个儿子宁献王朱权进驻南昌府,仗势掠走祠内全部花石设施,从而报本堂彻底被废。百多年后,公元1537年(明朝嘉靖丁酉)碧窓支下竹居士支下子孙四建报本堂。
        综上所述,从晋到唐而宋,南昌柏林已经相当发达,人文环境盛况空前,自然环境十分优美。引来众贤雅士无限的遐想,家谱记载赋诗如下:
        柏林八景 揭三京丰城揭源人宋鬰林知县
        方塘得月
        上溪下溪草色班,上天下地共宇寰,坤池欲与乾元会,留住蟾娥在此间。
        乔木参天
        三株五株障秋空,三枝五枝舞东风,先人古义无由见,只见苍苍日月中。
        南埂农歌
        缘山缘水黄鸟啼,缘蓑缘笠雨一犁,垅头欵乃声中意,惟有田畴草木知。
        西湖渔唱
        前湖后湖钓一航,前深后詠沧浪清,辞詠几曲乾坤老,歌散江云意欲浮。
        柏林秀色 冷应登武宁义门人宋当阳知县
        三径白云幽,清光翠欲浮,苍苍无限景,描就九天秋。
        桂苑清香 陈霖丰城屯湖人宋兴国军判官
        秋色满佳园,高带洒雨煇,一般真气味,郁郁馥乾坤。
        龙沙雪景 万正南昌板湖人宋进士
        天地无一私,瑕六出散瓊,花洁白不污,方知颜色佳。
        虎岫烟光 王景炎
        草木锁青烟,粧成图画新,乾坤生瑞气,闲锁一冈沉。
        双柏 彦士仲珍
        柏林多古柏,交合最为奇,并列长阶下,双承雨露滋。
        贞心惟我共,苦意只天知,清赏尤宜夏,时来一玩之。
        题百花臺 会南丰
        烟波与客同樽酒,风月全家上采州,莫问臺前花远近,试看何以武陵逰。
        百花臺 薛瑄
        臺累层层级,花开种种香,雨过静苔色。风动树阴凉。
        高下当虗牅,依稀近小堂,读书频到此,潇洒意何长。
        题邀月臺 仲素居剑浦罗源
        矮作垣墙小作臺,时邀明月写襟怀,夜深独有长庚伴,不许庸人取次来,后 改 云 也,知邻争闘非吾事,且把行藏付酒杯。
        报本堂成 盛得
        昊天荡荡柏青青,祠宇幽沉月正明,墙外数声鸟鹊语,啼残人子永思情。
        题罚挞臺 盛得
        无私秋水秋凛霜,摧折邪枝谢太阳,山鸟也能知天色,月明风啸不轻翔。
        题竹居士号 郑谷字守愚袁州宜春人
        宜烟宜雨又宜风,拂水藏村又间松,移得萧骚从远寺,洗来疎净见前峰。
        侵堦苏圻春芽迸,遶径莎微夏荫浓,无赖杏花多意绪,数枝穿翠好相容。
        又 李涉
        竹里编茅倚石门,竹茎疎处见前村,闲眠尽日无人到,自有春风为扫门。
        题竹窗 王安石临川窑湖渡人宋相
        竹窗红苋两三根,山色遥供水际门,只我近知墙外景,好将履齿记茗痕。

        豫章柏林罗氏瑭公第44世孙  时实整理
       

 

 

柏林罗氏的起源和发展新闻录入员:luoshi (共计 6092 篇)    

 ·上一条: 新化楚良罗氏 (2-21)
 ·下一条: 重庆大足族人归宗记 (2-21)
 相关专题:
 尚无信息
 相关信息:柏林罗氏的起源和发展
 尚无信息
╣ 柏林罗氏的起源和发展 会员评论[共 0 篇] ╠
╣ 我要评论 ╠
姓 名:   密 码:
资料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管理入口 |
授权使用:罗氏通谱网 技术支持:神舟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