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通谱网 回到罗氏通谱网首页 | 会员登陆 | 会员退出 | 会员注册 | 会员列表  
 
罗氏溯源 罗氏动态 罗氏世系 历代名人 文献文物
当前位置:罗氏通谱网 > 阅读新闻

仙桃三伏潭源、浩二公迁出地初考

时间:2017-08-24 8:35:50 来源:罗氏通谱网 阅读127次

 

源、浩二公从何处迁到仙桃三伏潭?这是很多源、浩二公后裔所关注的一个问题。据本支《罗氏宗谱•豫章堂》记载:民国8年(1918年),源、浩二公15世孙中山公、道仁公二人不惮艰辛,履途艰辛劳顿,千里迢迢,到江西南昌采访了三月之久。现代社会信息畅通,特别是由于《罗氏通谱》网站的建立、世界罗氏宗亲联谊会的召开和《中华罗氏通谱》的出版发行,为各地罗氏的交流沟通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各地罗氏出现了寻根问祖和正本清源的热潮。近四年来,我们对源、浩二公的迁出地作了初步考证,现将有关情况汇集如下,以便和有识之士作进一步的探讨。
一、源、浩二公迁出地之疑点
本支《罗氏宗谱•豫章堂》记载:珠公第四十六世孙六三公,夫人甘氏,生九子,分别名伏一至伏九公,其中第八子为伏八公,娶胡氏,生源公;第九子为伏九公,娶倪氏,生浩公。两堂兄弟于明洪武初年,由江西南昌县三眼井化继湖迁徙至湖广汉阳府沔阳洲仵乐里张家大垸(即现仙桃市三伏镇)定居,尔后瓜绵椒衍,如星散棋布于外省、外县。
近年来,我们从《罗氏通谱网》得知,六三公的后裔住在湖南岳阳。我们即于2006年、2008年两次到湖南岳阳寻根问祖,我们先后在岳阳市云溪区文桥镇荆竹村、岳阳县云山乡云段村与几十名罗氏后裔进行了座谈,查阅了岳阳《罗氏宗谱》。所到之处,受到了热情接待。罗龙香(岳阳县罗氏宗长)、罗贤贵(岳阳市云溪区人大代表、政协联络员)、罗正荣(云段村原支书)、罗会生、罗艳雄等岳阳修谱的有识宗亲自始至终陪同我们,给我们介绍了很多情况。
从岳阳《罗氏宗谱》查知,六三公原在江西省南昌府南昌县铁柱观凤凰楼花林咀居住。于元朝元统二年(1334年)迁湖广岳洲府巴陵县,是岳阳罗氏之始祖。岳阳罗氏尊六三公为一世祖。六三公妣甘老夫人,生九子:伏一、伏二、伏三、伏四、伏五、伏六、伏七、伏八、伏九。现伏一公后裔居岳阳县牛皋村,伏二公后裔居岳阳县济美塘,伏三、伏六迁四川待查,伏五公后裔原居马头源,现为岳阳市云溪区文桥镇荆竹村,伏七公后裔居岳阳县公田镇向佳村,罗步桥筻口莲花塘,孟城牌头屋,樟树屋,梅溪洪山门罗家坡云溪区桃林桥,南冲雷家庄,熊市小溪冲寺虾,大屋等地。伏八公伴父落业,生四子,其后裔住古台洞新屋仑谢家山、朱家洞等地,伏九公失考。
据此,源、浩二公的祖辈从江西迁到湖南岳阳,源、浩二公很有可能在岳阳出生成长,并从岳阳迁到三伏潭。
这样,源、浩二公的迁出地就有两种可能:从江西迁出或者从江西转岳阳迁出。
二、两地族谱的异同之处
族谱是宗族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真实记载,也是查询先祖有关情况的依据。经查,本支《罗氏宗谱》与岳阳《罗氏宗谱》有两点是完全相同的:一是六三公的上源世系记载是相同的。始祖代从黄帝到珠公43世,从珠公到六三公46世,两谱世代及人名的记载完全相同,仅少数地方有一些出入。二是两谱都有南唐罗颖写的《豫章罗氏源流总序》,这种相似在各全国其它族谱中是独一无二的。这说明,两谱出于相同之地。同时,我们在罗训森和罗河胜分别主编的《中华罗氏通谱》中进行了查证,也没有相同的记载。
两谱的差异有四点:一是珠公44世,岳阳为“邦直”,而本支为“拜直”,其夫人都为郑氏,我们和岳阳的宗亲都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抄写或刻板时所造成的差误。二是第45世,岳阳为“实义”,本支为“兴进”,其夫人都为汪氏。但岳阳《罗氏宗谱》又记载,实义公字“与进”。由于古人都有名和字两种称号,岳阳用的是“名”,本支用的是“字”。而“兴进”、“与进”繁体的“興”和”“與”非常接近,可能是在抄写时造成了差误。三是本支《罗氏宗谱》记载,伏八公妣胡氏,子一,源公;而岳阳记载,伏八公妣周氏,子四:文富、文贵、文达、文鑑,其后裔均在岳阳。四是伏九公后裔的记载,本支《罗氏宗谱》为子一:浩公;而岳阳记载伏九公后裔由岳阳古台洞迁长沙,后转湘阴长乐街。
我们认为,两地《罗氏宗谱》记载有差异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由于源、浩于明洪武初年迁到三伏潭,而本支直到清雍正元年后世才开始首次修谱。洪武元年为1368年,那么洪武初年的时间大致为1370年左右,雍正元年为公元1750年。从1370年到1750年,中间经过了380年!这么漫长的岁月,要保证谱牒内容的准确性,是相当困难的。二是当初源、浩二公为何迁到三伏潭,本支谱中没有记载,我们也无从考证。我们与岳阳的宗亲分析,一般外迁无非都是由于土地等资源紧张、本地生存受到影响、兄弟关系不和、身负官司牵累等等,很多方面可能导致使用新的名字,特别是由于年代和其它原因的影响,可能造成记载不准。三是以往谱牒,由于交通不便、信息不通,不便于交流沟通,也是造成差异的重要原因。
三、源、浩二公从岳阳迁出的可能性较大
1、据岳阳《罗氏宗谱》记载,六三公,字朝奉,因朝廷昏乱,弃仕隐居,于元朝元统2年(1334)率夫人及九子由江西迁至湖广岳阳府巴陵县一都汴山下(今岳阳湖滨附近),再迁四都梅溪岭昆山古塘寺下、黄道山下等处,落业于二十一都一图古台洞。六三公与祖妣甘老夫人合葬在岳阳县毛田镇古台洞,墓基完好。墓地用石板刻有墓志,记述了六三公徙湘的情况及子孙分布情况。
岳阳《罗氏宗谱》另载,伏四公生于元延佑七年庚申九月(1320年);伏八公,生于元朝癸亥二月(1323年),卒于洪武二年(1369年)。卒后三次改葬,最后葬古台洞李江洞凤形咀,庚山甲向。至今其墓尚在,周围用石块砌成墓体,刻有伏八公墓字样。但墓地周围杂草灌木丛生,行走不太方便。
由此可以断定,六三公于1334年全家迁入岳阳之时,伏四公14岁,伏八公仅11岁,卒后都葬在岳阳。伏九公出生无记载,但出生时间必定在1323年之后。
2、从时间上看,六三公于元统2年(1334)迁入岳阳,源、浩二公是1370年左右迁入三伏潭,时间相差30多年,这在祖孙年龄差上应当是正常的。也就是说,六三公迁湘之时,儿子有的已成人,有的尚年幼。30多年后,到1369年六三公已经作古,几个儿子也到了中老年,孙子们也到了轻、壮年,因为人口增多,资源难以共享,只好外出创业。这样,就开始了迁徙行动。或者说,六三公迁湘之时,伏八、伏九二公尚年幼,十多年之后源、浩 二公才可能出生。因此,源、浩 二公不可能在岳阳出生后重返江西,再由江西迁入三伏潭。
3、乾隆庚子年(1780年),岳阳诸罗氏建祠于岳阳大云山脚下大云段(云段村),距今229年,祖祠保成完好,2004年春岳阳罗氏集资叁拾多万元,将总祠重修,现已圆满竣工。祠堂内供有六三公的画象及牌位,同时还有伏一公至伏九公的牌位。这也充分说明,岳阳罗氏是六三公的后代,与我们的先祖源、浩二公是一本分枝,有深厚的渊源。
四、关于合谱研究解决的几个问题
根据初步考证,我们和岳阳罗氏应是一本分枝。在岳阳考察时,我们和岳阳的罗氏族宗探讨过合谱的问题。认为,从正本清源的角度讲,既然始祖相同,合谱应有必要。但要解决好以下几个问题:
(一)源公怎样与伏八公岳阳《罗氏宗谱》衔接?岳阳《罗氏宗谱》明载伏八公有文富、文贵、文达、文鑑四子,没有源公的记载,并且源公在名号上也与之不同。如果并谱的话,是将源公作为第五子还是用其它办法处理?值得研究。
(二)浩公与岳阳《罗氏宗谱》怎样衔接?岳阳《罗氏宗谱》载伏九公的后裔由岳阳古台洞迁长沙,后转湘阴长乐街,没有迁往仙桃的记载。在并谱时,是否补上迁入湖北记载的办法解决?
(三)关于几个始祖的名字记载有出入的问题,可否由德高望重的有识之士来共同研究解决?
(四)合谱就要重新修谱。怎样修?何时修?需要研究。
珠公65世孙:罗会林
二○○八年三月

源、浩二公迁出地二考
(岳阳寻亲记)

为了进一步弄清源、 浩二公从湖南省岳阳市迁入仙桃三伏潭的有关情况,2010年清明节(公历4月5日),我们一行12人再次到岳阳进行了考察和寻亲活动。
参加考察活动的人员有:罗运桓,仙桃市三伏潭镇罗氏宗亲联谊会暨宗谱编撰委员会主任;罗运雄,仙桃市三伏潭镇沟二村村长;罗亨信,三伏潭镇沟二村;罗亨荣,三伏潭镇红阳村;罗文静,三伏潭镇红阳村;罗运友,仙桃市毛嘴镇深江村。还有:我,我的夫人刘克春(原荆州市国家保密局局长)、我的二弟罗会斌(荆州市农业执法支队科长)、我的妹妹罗会珍(仙桃市农业服务公司职工)。
我、刘克春、罗会斌、罗会珍四人乘坐一辆小车、其他人乘坐一辆长安小面包车。长安小面包车的前后都贴有用电脑印制的“罗氏宗谱豫章堂寻亲车”红幅,十分醒目。清晨七点刚过,我们从仙桃出发,这时天气有点阴暗,我们真有点担心,如是降雨,将会给此行带来困难。经刚刚通车的随岳高速公路,于十时到达监利白螺渡口,乘轮船过长江。此时,一轮红日升在当空,我们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一上轮渡,我们就接到了岳阳宗亲罗贤桂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们,他们有十多人 、两辆小汽车,已经在岳阳渡口等了我们二十多分钟。
罗贤桂是伏五公的后代,是在岳阳有影响的人物。他住岳阳市云溪区文桥镇荆竹村,距岳阳市区三十多公里,离渡口约十多公里。他经营日杂百货、竹木加工销售,赚的钱支持乡镇建桥修路,在当地名声很大,既是岳阳市云溪区人大代表,又是岳阳市云溪区政协委员,并且刚刚当选了2010年度岳阳市十大新闻人物。
由于长江水位较低,渡船经过三十分钟的航行,到达岳阳码头。在渡口到大云山的交界处,我们看到了来欢迎我们的岳阳宗亲,由于我已经到岳阳来过三次,与岳阳宗亲十分熟悉,便一一做了介绍,大家都非常高兴,犹如久别重逢的亲人,感到十分亲切。
等候我们的岳阳罗氏宗亲还有:罗贤桂的女儿罗艳梅、儿子罗嗣辉、儿媳妇方定兵; 罗会生,及其子罗再新、侄儿罗亚梓、罗奇志。
六三公的终迁地在大云山脚下的古楼洞,三百多年前六三公的后裔在离古楼洞十多公里的大云塅即现在的岳阳县云山乡云塅村,修建了罗氏宗祠,离岳阳渡口一百多公里。我们将先到罗氏宗祠。四辆小车同行,一路无话。经过100多分钟的行驶,于十二时到达云塅村。从远处看,只见罗家祠堂前停了四辆小车,很多人在等候我们。
罗家祠堂建于乾隆庚子年(1780年),距今230多年,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破“四旧”,欲拆毁祠堂,时任云段村的支部书记罗正荣动员罗氏家族阻止,使之得以保全。2004年春岳阳罗氏集资叁十多万元,将总祠重修,占地2亩多,建筑面积近400平方米。祠堂内供有六三公的画像及牌位,同时还有伏一公至伏九公的牌位。
我们在罗家祠堂门前下了车。岳阳罗氏宗亲委员会主任罗龙香与我们一一握手,还有罗艳雄、罗分龙、罗可爱、罗勇、罗倡、罗建龙等云塅村的二十多位罗氏宗亲也都上前表示欢迎。罗龙香还特别告诉我们,今天,听说我们要来,住罗步桥(现为公田镇、向佳村)伏七公的后裔罗嘉良、罗庆春、罗良华、罗九任、罗建龙等人也到这里,我们甚为感动,赶紧与他们见了面。
寒喧之际,我们给岳阳罗氏宗亲送了2000元祠堂修缮费。岳阳罗氏宗亲在祠堂内摆了6桌酒席,有山区的包谷酒、烟熏肉、泡菜及时令菜肴,大家一起开怀畅饮,边吃边谈,兴味盎然。
饭后,大家一起向六三公的画像、牌位下跪,拜了三拜,祠堂外放了近半个小时的鞭炮。随后,开始核谱。用三伏潭的老《罗氏宗谱》与岳阳《罗氏宗谱》比对,总序部分完全相同。三伏潭1995年《罗氏宗谱》与岳阳《罗氏宗谱》中对先祖的记载有出入的地方,两个老谱的记载是一致的。即三伏潭1995年《罗氏宗谱》印刷有误,珠公44世为“邦直”,第45世为“实义”。
十四时许,我们从罗家祠堂出发,分乘五辆小车,前往六三公及祖妣甘老夫人、伏七公、伏八公等先祖的墓地扫墓。五辆小车中,罗贤桂专门安排了一辆双排座,装了近半车的鞭炮。
行车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古楼洞,现为岳阳县南冲镇高昌村,这里是六三公与祖妣甘老夫人的墓地。墓地经过整理,墓道非常干净,四周的杂草和灌木已经清除。我们一行三十多人一起在六三公与祖妣甘老夫人的墓前下跪,叩了三拜,燃放了半个多小时的鞭炮。我们三伏潭来的人认真阅读了碑文,并与岳阳的宗亲一起在墓地合了影。
伏八公的墓地距六三公与甘老夫人的墓地不到二公里,由于那里是林区,严格禁放鞭炮,因此,将剩下的鞭炮一起在六三公的墓地前放完后,我们一行前往伏八公的墓地。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步行,我们来到了南冲镇高昌村古洞组安葬伏八公的地方。伏八公的墓地在山腰,离山脚约四十米,没有专门的道路。临时整理了一条通道,比较陡,我们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登山,到了伏八公的幕前。墓上“伏八公”几个字清晰可见。我们在陡坡的墓前下跪叩头,聊了一会儿开始返回。
来到古楼洞,这里的宗亲约四十多人已经聚集一堂,摆了很多水果和茶水、酒,由于走了山路,加之太阳当空,我们都显得很热,也很渴,看到水果和茶水、酒,觉得来了精神。待我们坐下后,罗龙香介绍说,听说你们来了,这里的宗亲非常高兴,来与你们见面。宗亲罗满龙热情洋溢地说,我们都是六三公的后代,今天能在这里相聚,实在是太难得了,今后要多走走。
在运桓公的建议下,两地罗氏宗亲就今后续谱的有关事宜进行了讨论,并形成以下意见:
一、从目前的各种事实来看,六三公及祖妣甘老夫人、伏七公、伏八公等先祖均安葬在岳阳,两地族谱(总序)完全相同,特别是六三公与祖妣甘老夫人墓地石板所刻墓志,记述了六三公徙湘的情况及子孙分布情况。这些都充分说明,我们两地罗氏是有不可分割的亲情,基本可以肯定,我们三伏潭的罗氏始祖是从岳阳迁出的。
二、关于续谱之事,由于三伏潭已经启动,而岳阳刚续谱不久。在时间上不能同步的情况下,三伏潭的工作不受影响。但可以考虑总序部分的统一与衔接。两地应安排专人,加强联系,将老谱的有关古文译成白话文,并进行标点;将两地的名人、名事整理成文;商讨新谱编辑的提纲、格式,为续编新谱做好准备。
三、鉴于两谱关于六三公迁出地记载有些出入,拟在适当时候,两地派代表赴江西考察一次,以进一步了解六三公迁出以前的有关情况。
大家聊了二十多分钟,罗三伏、罗满龙、罗贤兵、罗清荣、罗晚保一定要留我们吃晚饭,罗贤桂说已经有安排,我们才离开。
十六时许,我们到了罗步桥,这里是伏五公后裔居住的地方,原国家工商联主席罗淑章就是在这里出生的,现在这里是岳阳市新农村试点,除了国家、省有投资外,有很多地方人士也都捐了款。罗贤桂捐了2000元。在村办公室,罗步桥的罗氏宗亲摆了水果、茶水、酒,罗庆春代表罗步桥的宗亲作了讲话。罗运桓代表三伏潭罗氏宗亲联谊会作了答谢。他说 ;今天,我们为了寻求我们的先祖源、浩二公的真实迁出地来到岳阳,几地的岳阳宗亲陪同了我们整整一天,所到之处,受到了热情接待,使我们深深感到了浓浓的家族情、同宗义,对此,深表感谢!这次岳阳之行,时间不长,但通过宗谱比对、相互交流、实地祭拜,我们需要考证的问题基本有了结论。我们两地的宗亲是一本分枝,今后,要加强联系,特别是编撰新谱之事,将是我们两地的一件盛事,我们决心全力配合。我们欢迎你们再次到仙桃走一走、看一看,
罗嘉良等人也要留我们吃晚饭,罗贤桂作了很多解释,我们才离开罗步桥。大云塅、古楼洞(伏八公墓地处)的宗亲陪同我们随行。
十八时,我们来到路口镇牌楼村九房罗会森家。罗会森已经七十四岁,他们四兄弟,子侄八人,可以说是全家总动员,有三个子侄从外地赶回来,共有五个子侄参加了接待,办了六桌酒菜,大家再次开怀畅饮。
酒足饭饱,我们告辞,罗贤桂、罗龙香、罗会森等人一定要送我们到岳阳渡口,并给我们联系了优先通道。行车半小时,到达岳阳渡口,我们下车后正握手告别之际,此时下起了阵雨。似乎苍天也在为我们送行!
此次到岳阳寻亲,虽然时间不长,但行程十分顺利,与岳阳的宗亲探讨了关键问题,商定了重要事情,进一步增强了感情。
返程的路上,我们的心情难以平静。岳阳的宗亲待我们亲如一家,这不正是亲人的亲情、家族的友情在和谐社会的融合和表现吗?感谢先祖呵护,延续到了我们这一代;感谢我们的祖国,开创了太平盛世,使我们能够尽情的发挥。我们要珍惜这一切!加倍努力做好应做的一切,对得起祖先,对得起子孙后代。

珠公65世孙:罗会林
二○一○年四月

源、浩二公迁出地三考

(一)
为了弄清吾祖源、浩二公迁入仙桃三伏潭罗家湾的有关问题,我们于2006年 -- 2010年先后多次到湖南岳阳进行了考证。2010年7 月2日至5日,我们在南昌参加“重建中华豫章罗氏宗祠研讨会”时,对源、浩二公的迁出地及上系源流进行了第三次考察。
6月下旬,罗会林先生接到中华罗氏通谱网站(www.luoshi.net)罗建平站长的邀请函,同时还电话告知,定于2010年7月3—4日在南昌市罗家集镇罗家村召开重建中华豫章罗氏宗祠研讨会,主要是根据很多专家学者提出重建中华豫章罗氏宗祠的呼吁,鉴于罗珠公建造的“豫章土城”原址位于罗家集西侧,罗家集是著名的江南古镇,罗家集罗家村村委会已经为重建中华豫章罗氏宗祠划拨土地120亩(位于罗家集中心位置),故拟定在罗家集重建中华豫章罗氏宗祠。会议邀请了全国10多个省市有影响力的罗氏宗亲,对有关问题进行研商。接到会议通知后,原本打算三伏潭各支都派代表参会(同时考察),因时值高温酷署,加之乃农忙季节,故商定先派少数人前往,待查到可靠线索后再组团开展寻亲活动。因此,此次考察共四人成行:罗会林,荆州市人大农村委员会主任、江汉平原罗氏宗谱编委名誉主任、豫章罗珠文化研究会特邀研究员;罗会斌,荆州市农业执法支队科长;罗运桓,三伏潭红阳村,三伏潭罗氏宗族族务理事会理事长;罗运雄,三伏潭沟二村,三伏潭罗氏宗族族务理事会理事长。
7月2日上午8时左右,会林公、会斌二人驾车从荆州出发,9时左右在汉宜高速公路三伏潭段与我们汇合,四人同乘,经武汉、黄石、九江,直奔南昌。
岳阳谱载,六三公是从南昌县铁柱观凤凰楼花林咀迁入岳阳;三伏潭谱载,源、浩二公从南昌县三眼井化继湖迁入三伏潭罗家湾。途中,我们看了会林公将先前委托南昌豫章罗珠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罗贤访先生帮助查找上述两个地方的回函。回函中说,“来信中所指的三眼井、铁柱观都在今南昌市内。至于化继湖、凤凰楼花林咀这样的地方,问询市地名办,他们目前回答不出来。”
下午5时许,我们到达南昌罗家集商务宾馆。在宾馆时,我们与先期抵达的各地宗亲代表会面交谈,并与罗建平(湖南娄底,本次活动发起人之一)、罗小海(罗家村党支部书记)、黎传绪(南昌知名教授,本次活动总策划)等合影留念。6 时许,各地代表共进晚餐,来自全国十二个省市的48名珠公后裔欢聚一堂,特别是东道主罗家村村委会的全体领导和一众族亲,热情非凡,轮番敬酒,话家常,叙友谊,其情其景实在令人感动。
7月3日全天召开重建中华豫章罗氏宗祠研讨会,7月4日拜谒始祖珠公墓。会议开得非常成功。
(二)
7月2日晚,我们顾不上旅途劳累和高温酷暑,驱车前往三眼井。我们顺东山大道西行10多公里,到达距三眼井街约二公里时,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不是想像中的小桥流水、绿树人家,而是林立的大楼、绚丽的灯火、熙攘的人流。在此,一座“豫章古驿道”的牌楼和青石铺面的人行道挡住了小车的去路。我们只好泊车步行。拥挤的人群,盛夏的高温,我们都大汗淋漓。几经打听,我们终于来到了三眼井街。这是一条不大的东西向小街,两边多为店铺,长约三华里许。在街道中部面南有一处三眼井遗址,面积约四、五百平方米,内有古井一口,墙壁上有誌文载其出处,还有几幅浮雕。周围栽有树木花草,旁有一条小径,两边置有长椅供游人休息。经过与游人交谈,南昌就这里一个三眼井,再问到化继湖,无人得知。
我们沿着三眼井街道缓缓而行,找一个又一个乘凉的老人或休闲的中年人打听,此地有没有姓罗的人家?有没有罗姓的亲戚?知不知道原先住在此地的罗姓居民搬往其它地方?知不知道三眼井?我们得到的结果多数是摇头,有一人告诉我们,系马桩派出所有一姓罗的民警。另有一人告诉我们,附近有一罗姓老人有一栋房子,原先是帮会的头头,现将房屋租给别人居住。我们顿觉眼前一亮,直奔所指的房屋,可惜人去房空,向邻居打听,都不知罗姓老人和租房人的去向。我们只好悻悻离去。
3 日上午,我和会林公开会,运雄、会斌继续到三眼井街找租房的罗姓老人和找其它人打听,经多方问询,仍无结果。找到系马桩派出所的罗姓民警,告知是小蓝经济开发区柏林村人,他们赶到柏林村,带回一套柏林罗氏族谱。
4日上午,全体罗氏宗亲拜谒始祖珠公墓。下午,我们随着罗家村的老年活动中心两位主任到村老年活动中心。由于罗家村全为罗姓人家,没有杂姓,所以该中心实际上是罗家祠堂。中心规模较大,上下两层。一层为娱乐场所,几桌麻将、花牌桌上正在紧张“战斗”,还有十多人在看电视,人人兴趣盎然。二楼是中心领导的办公室,大柜中珍藏着罗氏宗谱。二位正、副主任给我们沏茶、倒水、递烟,尔后搬出两套藏谱。其中一套为韩国罗氏宗谱,一套为罗家集宗谱。我们逐一查对比较,该支与我们在珠公32世分支。会林公用手机将相关谱页拍照留存。问及三眼井、铁柱观,亦无收获。
四时许,我们应南昌豫章罗珠文化研究会的约请,到达南昌市洪都北大道八一体育馆贵宾接待室,罗贤访(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时汉(办公室主任)、罗来忻(主任)热情地接待了我们,通报了有关罗珠文化研究的最新进展情况和近期工作计划,赠送了相关资料,并与我们合影留念。我们提出,请他们为我们修谱题词,并继续帮助查找三眼井、铁柱观的信息,他们欣然应允。6时许,在一豪华宾馆设宴与我们共进晚餐。
5日上午,我们来到南昌市人大,市人大农村委魏主任、办公室姜主任听我们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当即与有关区人大、街办联系,安排专人帮助查找三眼井、化继湖、铁柱观、凤凰楼、花林咀的信息,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工作,也因为时间久远,世事变迁,无有结果。随即,我们拜会了原南昌市副市长、现南昌市人大副主任罗为民宗亲,并合影留念。中午,魏主任、姜主任在一五星级饭店宴请了我们。
饭毕,我们又返回三眼井、铁柱观(现名万寿宫)继续寻访,以图有新的发现,至下午四时许,还是没有收获。无奈中只好返程,车出南昌之时,出现了天大的巧合,和上一次离开岳阳一样,本来万里晴空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这又是不是先祖在与千里寻根谒祖而来的子孙后代挥泪而别呢?!
在罗家集开会时,九江新合镇宗亲罗家运(珠公六十四世孙)看了我们的族谱之后,与我们谈到,他们的家谱与我们的谱非常接近,并讲到他曾到柏林、吉水等地寻访了很长间,邀请我们到九江核谱。返程途中,我们给罗家运打电话,因其手机欠费,始终联系不上。会林公想办法联系上九江市人大主任罗会林(两人同姓同名),找到九江新合镇政府的号码,通过镇找到罗家运的儿子罗永红,永红即为其父续费,才接通了电话。家运兄立即放下手中的事务,驱车赶回新合。他介绍说,他是在吉水县盘谷镇友联村族人处得到的信息,有关情况载于罗河胜主编的《中华罗氏通谱》(简称通谱)之中。经仔细核查《通谱》,所载至六三公上世(45世),记载与我们的家谱基本相同。
九江市人大主任罗会林委托罗家运挽留我们住一晚,第二天陪我们游庐山。由于我患了感冒,会林公第二天有公务活动,只得婉言相谢,由家运兄在镇上一家餐馆招待我们进餐后连夜返回,至三伏潭时已经凌晨一点,会林公他们到荆州时已过二点。
(三)
此次南昌之行,跑了很多地方,联系了很多宗亲,虽然没有获得确切的信息,但还是小有收获:
一、岳阳、罗家湾两谱所载铁柱观、三眼井,确有其地其名,两地相隔距离只有2.6公里。铁柱观始建于公元312年(西晋),座落在南昌市章江码头的广润门内,初名旌阳祠,唐时改名铁柱观,元朝时叫铁柱万年宫,明嘉靖时更名铁柱万寿宫,一直延续至今。三眼井的旧址在三眼井小学(离现在的三眼井约500米)。铁柱观和三眼井以下的凤凰楼花林咀、化继湖因查不到详细信息,也就找不到具体地点。我们分析,两者有可能延伸到同一地方,也可能相距很近。总之,找不到具体地方,就难以查到先祖的确切根基。
二、经查,《通谱》、罗家湾谱和岳阳谱记载的珠公1—17世差别不大;18—34世,我们和岳阳的谱为企生公世系,通谱为遵生公世系;34—46世,我们和岳阳的谱与秀川派系相同。秀川派系珠公30世绍经公(祖居江西进贤县)任吉州刺史后,晚年徙秀川。34世崱公以下到45世与进公,秀川谱与我们的谱大同小异。如秀川谱载:43世,彦达,讳兼善,子文次子。子四,邦直、邦怀、邦宪、天与;44世,邦直,讳德明,子四,与进、与贤、与仁、与言;45世,与进,讳克忠,子二,惟寅、惟清。并记载与进公徙籍东向。这里有两点出入:一是南昌在吉水的东北,因此与记载不相吻合。二是通谱记载与进公有两子,而我们两家的谱记载为六子,即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秀川谱对与进公以下无记载。据此,六三公的上系与秀川有一定的联系,但从45世起可能就离开了秀川。
(四)
根据三次到湖南、江西考察的情况,我们经过认真思索和讨论,就有关问题形成以下初步意见:
一、关于源、浩二公的迁出地,从岳阳迁出的证据是十分充分的。同时,1988年,我族曾与洪湖联谱,洪湖谱载,伏七、伏八公迁巴陵又迁大云山,伏九公迁长沙后又迁沔阳,这也可作为一个依据。因此,基本可以确定源、浩二公是从岳阳迁到罗家湾。鉴于南昌等地年代久远、世事变化多端,我们建议对这个问题不必要再作过多的考证,此事提请族中诸房管事讨论,如无新的证据应正式确定下来。
二、目前,我们和岳阳两地都是单独成谱,始迁祖以上没与迁出地挂钩。今后,可继续到吉水等地探寻,主要是考证六三公上系源流,以便明确来龙去脉,寻根问到祖地,寻根认同祖籍,“树干枝叶相连”,对后人有个交待。同时,我们也已与湖南永州电业局罗先骥联系,请求支持。罗先骥万里寻根的事迹影响很大。他十余年如一日,独自一人奔走湖南新化、安化、邵阳、邵东、娄底、益阳、衡阳、衡南等七十余县市,并先后十六次赴江西,五次赴粤桂,抄录资料,整理谱事。由于罗先骥目前尚在病中,答应待病好后帮我们查找。
三、这次修谱,最好能与岳阳联谱。两地要联好谱,必须处理好源、浩二公与伏八公、伏九公的关系,并以适当的方式在两谱中明确。如两地能同时修谱,其总论部分实行统一;如不能同修,则将世系源流、族中贤士、始祖纪事等相关记载统一。
参加考察人:
珠公64世孙:罗运桓、罗运雄
珠公65世孙:罗会林、罗会斌
执笔:罗运桓
二○一○年八月
源浩二公迁出地四考

(一)
为了更进一步弄清吾祖源、浩二公迁出地及始祖六三公上系之有关问题,我们继2006年至2010年7月数次对湖南岳阳、江西南昌及邻市洪湖等地进行考证之后(具体见初考、二考、三考等相关材料),于2010年10月24日—27日借参加南昌柏林罗氏忠孝祠奠基活动之机,再次在南昌、吉水等地进行了考察。具体情况综述如下:
参加人员:罗会林,荆州市人大农村委主任;湖广六三公世系八修宗谱理事会理事长。
罗运桓:仙桃市三伏潭红阳村,湖广六三公世系八修宗谱理事会副理事长、主编;三伏潭罗氏宗族理事会理事长。
罗亨华:仙桃市三伏潭镇沟二村,湖广六三公世系八修宗谱理事,三伏潭罗氏宗族理事会名誉理事长。
罗亨荣:仙桃市三伏潭镇红阳村。
罗运香:仙桃市三伏潭镇红阳村,湖广六三公世系八修宗谱理事会副理事长,副主编。
罗文静:仙桃市三伏潭镇红阳村。
7月24日上午10时许,我们5人在汉宜高速公路三伏潭和从荆州出发的会林公会合,6人同乘一辆瑞丰汽车(司机另外),直赴南昌。晚6时左右到达南昌县洁惠花园宾馆,东道主南昌罗珠文化研究会和柏林村一众宗亲与来自全国十余省、市、区以及韩国、美籍华侨近六十名代表欢聚一堂,把酒言欢,畅叙亲情,共话未来。
晚宴后,在洁惠花园宾馆会议室举行了座谈会。座谈会由南昌罗珠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罗贤访主持,南昌市原人大副主任、南昌罗珠文化研究会会长罗时杰介绍了本次活动的情况。罗时杰说,柏林自瑭公开基以来,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一门忠孝的企生公、遵生公出生并安葬在这里,唐时建立了“忠孝祠”,唐太宗李世民、宋徽宗赵佶等皇帝,南朝•宋荆州剌史、临川王刘义庆、唐朝宰相张九龄等为之撰文,使柏林闻名遐迩。鉴于“忠孝祠”已经损坏,豫章罗珠文化研究会倡议重修“忠孝祠”,南昌县政府给予大力支持,划拨了10余亩土地,拨款60万元启动建设,这次请全国十多个省市的罗氏宗亲到柏林举行奠基仪式,就是请大家出谋献策,把忠孝祠建设好。韩国石中州大学校长罗中一先生、山西清徐罗贯中纪念馆罗正奎、浙江慈溪罗氏宗谱办罗鹤词、荆州市人大罗会林等十多人在会上争相发言,或谈建议,或谈感想,或谈亲情……自始自终笑语连篇,掌声不绝。
25日上午,参加会议的罗氏宗亲分乘两辆豪华大巴前往柏林村参加奠基仪式。临近村口,只见道路两旁彩旗飘舞,巨幅标语一幅接着一幅,村民们夹道相迎,欢迎口号此起彼落,衣着艳丽的腰鼓队和近百名名手持鲜花的儿童载歌载舞。南昌市人大、南昌县委、县政府领导、小蓝经济开发区及南昌市、县相关部门的领导参加了这次活动,并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这次活动和罗氏宗族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讲话和奠基仪式结束后,举行了捐款活动,共计捐款60多万元。
下午,全体代表拜谒始祖珠公墓。
从珠公墓返回宾馆后,柏林村罗时宜宗亲将柏林罗氏世系总图与我谱逐一核对。罗时宜宗亲是柏林人,为罗氏柏林大乘谱主修,对罗氏历史及现状都了如指掌 。对我们所提问题一一作了回答。
26号早餐后,会林公与我在宾馆另有活动,其它人由运香公带队在罗时宜宗亲陪同下先后到柏林村、小蓝村等地查谱寻根。下午,我们一起到位于南昌市区的观田村查谱。通过对上述地方以及上次对罗家集、三眼井等地的反复寻根探访、查谱比对,虽然对先祖渊源、繁衍、迁徙、发展的过程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但是经过比对,只能查至珠公34世孙崱公。对崱公之后的世系,这几地宗谱均没有记载。
(二)
下午4时左右,我们离开南昌,驱车南下,行驶近两百公里,来到吉水县阜田镇。
吉水是罗氏重要的大本营之一,吉水熂下是崱公的开基地。崱公,行十二、号山斗,官居吉州刺史,后居吉州庐陵县化龙乡折桂里戡村,葬于庐陵县秀川熂下(现为吉水县阜田镇汽下村楼下村民小组)。秀川、桃林是崱公系的二个重要支系。
晚7时许,我们到达阜田镇。在镇邮局工作的罗振华宗亲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镇上一饭店安排我们就餐、住宿。餐后我们顾不上旅途劳顿和夜已至深,由罗振华陪同赶往汽下村罗志先的家中查谱,并合影留念。随之又将秀川谱带回饭店,我们逐一进行了认真核对、研究和讨论。
27号由湖北监利嫁至当地的一罗姓媳妇安排早餐。早餐后由罗振华带路前往阜田镇罗家村支部书记家中查看历史更久的秀川老谱,作进一步的核对。之后驱车前往双山水库拜谒崱公墓。水库座落在群山环绕之中,面积约有数十平方公里,乃上世纪60年代所修。汛期,崱公墓被淹在水面下,所有前来祭祖谒墓的宗亲只能望水兴叹,带着满腔的遗憾而去。我们这次来正好是枯水期,寻至崱公墓前,只见古时用碎石、石灰、糯米浇筑而成的坟包已经塌陷,墓体破碎不堪,光秃秃、孤零零地裸露在坡面之上,甚是凄凉。我们在焚香、放鞭、祭拜之后,静默了好长时间,心中都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滋味。好在当地宗亲正在积极行动,准备移迠崱公墓和重迠秀川宗祠。我们期盼这一天早日到来。
中午11时左右,我们驱车到吉水县盘谷镇友联村,这里是桃林支系的集中居住地。村支部书记罗志强、村长罗训芳、宗谱主修罗联芳、宗谱保管罗志华等热情接待了我们,招待我们共进中餐之后,到罗联芳家中查谱。
桃林罗氏在历史上有过辉煌。南宋时罗大章、罗大经弟兄双中进士,历朝历代出现了很多名人高官,如明朝宰相罗复仁、沣州判官罗彦发、房州司户罗三登、工部右侍郎罗汝敬等等,牌坊、祠堂保存完好,在祠堂内外写有“两朝进士兄偕弟,历代名臣祖若孙”、“开国元勋府,名臣理学家”等对联,颇为大气。
秀川、桃林两地宗谱从崱公到崱公12世(即珠公46世)相同,也与我们三伏潭谱、岳阳大云山谱基本相同。秀川、桃林两地宗谱记载:珠公44世孙(崱公10世)为邦直公。邦直公讳德明,生子四:与进、与贤、与仁、与言;珠公45世孙(崱公11世)与进公,讳克忠,生子二:惟寅、惟清。徙东向;珠公46世孙(崱公12世)惟清公,讳子直,排行六三。至此,我们终于查到了六三公的上世源流(见影印件)。
(三)
此次江西之行,我们跑了南昌市、南昌县、吉水县很多地方,查阅了很多资料和谱牒,与各地的宗亲认真探讨了一些问题。综合前几次的考察情况,通过反复研究,就相关问题基本上形成以下结论:
一、罗珠公为我们豫章罗氏始祖。
据所有豫章罗氏宗谱及相关史料记载:罗珠公,字怀汉,公元前245年出生于湖南长沙浏阳东乡纯江,汉惠帝时先为“治栗内史”后改为“大农令”故世称“大农公”,与灌婴平定九江郡。于汉景帝时,奉诏在南昌置“豫章城”,有功德于民。并环城广种“豫章树”。其后世子孙遂被称为“豫章罗氏”。晚年为避吕氏乱政,隐居西山洪崖。卒于公元前155年,享年91岁,墓就在西山洪崖。珠公生有六子,其中有四子外迁,长子居厚致仕后回西山,后代也就在南昌一带繁衍开来。
二、柏林是我们的第二祖基地。
据我支宗谱、岳阳宗谱、柏林大乘谱等相关史料记载:珠公第13世孙瑭公,字公秀,号柏林,生于公元220年10月8日,卒于公元312年10月16日,享年92岁。瑭公父亲罗佐公,字令恭,仕三国时期蜀国中郎将。公元225年随诸葛亮南征,在一次战斗中身中流矢而卒,时年23岁。令恭16岁生子,前后生璒、瑭、环、璜四子,皆随祖父罗霄公长大。罗霄事主孙吴,后辞职隐居回故乡西山武阳。瑭公于乱世中成年后,虽有济世之志,但无报国无门。终日以书剑为伴行侠江湖。公元262年某日,忽梦见“柏移北林,瑭至南塘”。故按梦所示,寻至柏林,落籍开基。柏林村自瑭公开基至今,子孙兴旺,人才辈出,迁徙异地者遍及全国,远播海外,在豫章罗氏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中以忠、孝美名而流芳千古的企生公、遵生公兄弟,就是瑭公第4世孙,珠公第17世孙,我支为瑭公、遵生公之后,柏林应是我们的祖基地。
三、吉水秀川是我们第三祖基地。
秀川罗氏是豫章罗氏的重要支系之一。秀川始祖罗崱公在豫章罗氏各基祖中处于显著地位。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全国罗氏人口已达1032万,其中崱公后裔就有300多万,超过三分之一。据《中华罗氏通谱》、《秀川罗氏宗谱》记载:罗珠公30世孙、瑭公17世孙绍经公任吉州刺史,晚年徙秀川定居。传4世至崱公,崱公生于826年,字山斗,排行十二。唐武宗乙丑科(公元845年)擢升进士第,为工部侍郎。仕至节度使。居庐陵秀川熂下(今吉水县阜田镇汽下村),卒年不详。葬大桥在时冈,艮山坤向。秀川、桃林罗氏尊崱公为始祖。两地宗谱记载到崱公12世孙(珠公46世)惟清公,讳子直,排行六三,与我们的宗谱吻合,这在其它地方是极难相同的。这样,从崱公到六三公都在秀川繁衍生息。但是,两地宗谱记载,惟清公生子二,泰吉、方吉,这与我谱和岳阳谱上与进公生六一至六六共六子,岳阳谱六三公从南昌县铁柱观迁岳阳,我谱源、浩二公从南昌县三眼井迁沔阳的记载,又不相同。
四、我们对我支宗谱、岳阳宗谱、柏林大乘谱、秀川家谱四谱反复进行了比较对照,经过认真思考和充分讨论,一致认为:
(1)四谱所载六三公上系基本相同,据此完全可以肯定我们和岳阳罗氏都是崱公后裔,秀川为我们祖基地之一。
(2)秀川、桃林谱凡例明确,可按排行记载源流。邦直公嫡传六孙,故至惟寅、惟清公辈,除名和号之外,另有排行六一至六七的记载。惟寅行六一,与贤子嗣夔行六二,惟清行六三,与言子克昌行六五,与仁子文昭行六六、文明行六七。我谱和岳阳谱在续修时因年代久远等原因只记载了排行而没有记名和号,故与秀川谱产生了误差。秀川谱对惟清公(六三公)以下无记载,主要原因可能是:秀川谱有与进公“徙东向”的记载,但迁到哪里不明确。这可能是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不通、世事变幻等各方面的因素,造成与进公迁出若干年后修谱时信息断链,从而难以载入宗谱之中。
(3)秀川谱明确记载,与进公大约在元朝迁出秀川。虽然因何故、迁何地难以查证,但与进公从秀川外迁应该不存在置疑,并且只相隔一代就迁入了岳阳。
(4)岳阳谱载与进公第三子六三公自南昌县铁柱观迁岳阳,我谱记载与进公重孙源、浩二公自南昌县三眼井迁沔阳,经查南昌县确有其地名,且两地相距仅有两公里余,极有可能延伸到同一地方。由此可以推断,与进公自秀川外迁,到六三公再到源、浩二公已经整整四代。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与进公徙东向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再从这个地方转迁南昌或者直接迁到了南昌,这应该都是有可能的。迁到南昌生活一段时间后,由于某种原因,六三公携九子又迁到了岳阳。我谱没有六三公迁岳阳的记载,极有可能受当时的环境条件制约,诸如政局动荡、信息不通、交通闭塞、经费拮据……的限制,而忽略了六三公迁岳阳这一重要情节。
五、对先祖迁出地的基本看法
1、关于六三公的迁出地
先有三个问题可以确定:第一个问题,通过这几年多次考证,可以确认六三公随父亲与进公从秀川迁出,六三公又从与进公定居的地方迁到岳阳。第二个问题,与进公从秀川迁出后多长时间六三公始迁岳阳?现有的宗谱绝大多数都有一个趋势,一旦迁出就因失去了联系而谱上没有记载,有记载者大都是在当地生活过的人。秀川、桃林两谱均有六一至六八公的记载。这说明与进公从秀川迁出时六三公已经出生!假设六三公在十岁左右随父迁出秀川、三十岁左右率九子迁到岳阳的话,那么,六三公迁出秀川与迁到岳阳的相隔时间可能在20年左右。第三,我们认为,与进公究竟迁到哪里,也就是六三公从哪里迁到岳阳可不作过多的研究。可以将与进公的迁入地作为一个过渡予以忽略,而将秀川作为六三公的迁出地。因为六三公在秀川出生,而后迁到岳阳,中间间隔时间不长。按贯例,出生地是最重要的人生轨迹之一。这样,可以作为六三公的始迁地。
2、关于源浩二公的迁出地
根据多次到江西、岳阳考察结果,源浩二公的迁出地就应该是岳阳无疑(见源浩二公迁出地考1—3)。
3、还需要说明的是,民国初年我族先贤道仁公、中山公备尝艰辛,到南昌寻根采访三月之久,历时十余年而续修的家谱,为我们这次续编家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提供了详实的资料,这是一件极大的功德。先贤们的功绩将永彪史册。

考察人:珠公63世孙:亨华、亨荣,64世孙:运香、运桓、文静,65世孙:会林
执  笔:运桓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

 

 

 

仙桃三伏潭源、浩二公迁出地初考新闻录入员:luoshi (共计 6092 篇)    

 ·上一条: 汉南罗氏宗谱序 (8-22)
 ·下一条: 霞浦罗氏怀星公支系 (8-30)
 相关专题:湖北
· 松滋西斋镇后坪村罗氏栋公支系 (7-13)
· 十堰罗氏伏二公支系 (2-21)
· 黄石市黄金山汪仁竹林湾罗氏 (11-30)
· 湖北罗氏族系考 (11-9)
 相关信息:仙桃三伏潭源、浩二公迁出地初考
 尚无信息
╣ 仙桃三伏潭源、浩二公迁出地初考 会员评论[共 0 篇] ╠
╣ 我要评论 ╠
姓 名:   密 码:
资料搜索



- 江西寻根记
尚无热门图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管理入口 |
授权使用:罗氏通谱网 技术支持:神舟网络